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宁波知青口述史 → 面对波折人生(手记/屈钱丽)

  共有18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面对波折人生(手记/屈钱丽)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面对波折人生(手记/屈钱丽)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23:38 [只看该作者]

面对波折人生

 

屈钱丽

 

 

作者简介:

    我是浙江万里学院本科2014级的学生屈钱丽,现就读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我于1996年的夏天出生,生长在浙江省嘉兴市,我的家乡有着“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的美誉。在水乡长大的我,喜欢河流,喜欢静谧而又舒缓的自然风光。

    我曾有个很宏大的目标,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想人生漫漫,什么东西能时刻将生命的气息燃烧得炽热。于是我开始探索,探索理论与实践重合的可能性大小,探索梦想跟现实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探索细枝末节的生活常事对人而言有怎样的意义。敢问路在何方,其实路在脚下。我将用笔记录过去,用心活在当下,并孜孜不倦探索未来。


最近我总有一股想写作的冲动,觉得自己的大脑已处于满溢的状态。曾小试了一下,发现只言片语实难达到自己的要求。大概是知青这段历史太过复杂,太多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了,而这些曾存于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又与我相去甚远。感悟时,光靠了解并不能理解,对我来说是个大难题。但我想最原始本真的想法,便是当下的我在知青这段历史中受益到的东西。于是,我就放大了胆,开始了我的心灵旅行。

约定采访的当天,下着没有冷意的小雨。虽然寒露已过,夏天的余温犹在。在快接近中午12点的时候,我的采访对象郑建祥先生通过微信告诉我,他已在校门外等候。这时的我还傻愣的享受着午休时光,瘫坐在椅子上,估计是刚吃了饭的缘故,大脑还处于放空状态。我迷糊又慌张的跑出了楼,越跑越清醒,心想这位从未谋面的人物究竟是怎样的呢。到了校门口,我便见到了郑建祥先生,第一眼给人好年轻的感觉,一直觉得是爷爷辈的人物,竟是爸爸辈的人物。还令我出乎意料的是郑建祥先生身旁站着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士。后来在采访中得知这位女士叫张元珍,是郑建祥先生的朋友,也是同地下乡的知青。此次采访的郑建祥先生和张元珍女士,都是从宁波余姚下乡到吉林的知青。整个采访犹如一场早已准备好的辩论会,我像个主持人,大多时候是默默倾听着。观众就是采访时旁听的周兴华老师和同学们。郑建祥先生与张元珍女士则是双方辩手,当然,说是辩论其实是知青在回忆时不同的讲述方式、经历以及感想。是啊,就算是下乡到同一个地方,回忆起来还是因人而异的。郑建祥先生,体格健壮,响亮的嗓门带着东北味,浑然天成像个北方汉子。他说:在北方,菜都是那么一大盆,到了南方变的那么小啊。一边在“那么”上加重了读音,一边用手比划着,把我们都逗乐了。除了吃的,他说北方的草原,比如科尔沁草原、内蒙古草原在七八月份的时候很美,听着他并不华丽的语言,我却能想象出那片壮阔天然的草原与天地交融的场面,有绿色,有黄色,有白色。他还提到了大兴安岭,白桦林等景色,似乎在他眼里北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美。

郑建祥先生讲述时神采奕奕的模样,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细想一下,他下乡时的自愿报名,虽然是环境所迫,没有选择的选择,也有着能为家里分担一些责任,尽一份心的想法。支边的生活,是风霜雨雪,是大汗淋漓,是难以饱腹,更是枯燥乏味的。作为异乡游子更是归乡情切,正如诗句所言: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他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下乡后不久很多知青的爸爸妈妈来看他们了,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我没有经历过,说实话也不敢经历这种生活。从这句“受不了”,便可知当时的他受到了怎样的心理刺激。当时的生活是异常艰苦的,可在这位知青身上,没有听到过多的对苦难的描述,反而用他眼中的好看轻生活中的坏。在好与坏的博弈中,他用宽大的胸襟,让好的回忆永存心中,早没有了命运的不公之类的怨言。然后好的被无限放大,我听到的大都是对北大荒的溢美之词了。这是一种本领,在生命的长河中提炼美好的本领。也证明了,这个曾在田间奔跑不羁的少年,在后来的成长生活中,已变成了一位生活智者。

张元珍女士则与郑建祥先生不同了,首先性别不一样,其次是性格不一样。这位放到现在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女汉子”,性格十分豪爽,大大咧咧,有干劲,坚强的像个男人。她做过工人,当过会计,搞过承包,干过销售。为此,她独自一人跑过义乌,杭州,温州。遇到过不讲理的顾客,受过威胁吵过嘴打过架。但是她说我不怕的,我年轻的时候去过北方,在北方待了十年,胆子早就练出来了。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张元珍女士从19岁到29岁这最健康靓丽的十年是在北方度过的。她说下乡以后,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如果知道可以回来,我早就回来了。北方那么苦,当然是家乡好。这十年的经历是无奈的选择,可是生活的这十年也收获了宝贵的回忆。“我不是自愿支边,我是被强迫去的”,大概这是张元珍女士对命运最强烈的呐喊与反抗,以及对这个历史事件在当时最为鲜明的态度与立场吧。她说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去支边。在万般变数未知的情况下,张元珍女士接受最适合自己的选择也是一种突破。生而为人,遇上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号召,只能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考验,并在接受再教育的历练中脱胎换骨。

其实说到张元珍女士还闹过一个乌龙,我们一众人把她当作郑建祥先生的妻子,原先我没有联系过她的,不知道她的基本情况,直到在后来整理资料时发现郑建祥先生的妻子不姓张,确认过后才知道她只是他的同乡好友。我想老一辈人之间,像革命战友一样有着革命友谊,他们也有着知青时代中特殊的“支边友谊”吧。不仅仅是她们,一批又一批去往祖国各个角落的青年们,在陌生的地方相遇,产生了碰撞,擦出了火花,最后成了持续一生的朋友。他们互相扶持,各自珍重,誓与命运抗争,与天地一决高下。他们怀着赤子之心,携手走上惊心动魄的向上之路。除了知青之间的情谊,他们与当地的老乡之间也有着深厚的情感。张元珍女士说:老乡们特别的热情。在那里我们都是以姐妹相称,我叫她们嫂子,哥哥。还有老一辈的人,就像对待女儿一样“闺女,闺女”的叫我。不知怎地,我顿感鼻酸,我能真切的感受到身体里的水在心底汇聚成了热泪。一声“闺女”,拉近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在南方人与北方人交汇的土地上,何处不是一片令人动心的情意场呢?在这场波澜壮阔的迁徙背后,是一个人牵动着一个家,无数人牵动着无数家。谁知谁家事,谁知谁更难,多少人掩面拭泪,是离别之泪,是思念之泪,是欢聚之泪。而今我作为一名知青历史的旁观者,流下了对知青与老乡间温情留存的感动之泪。

回头翻看知青们的黑白相片,些许泛黄的斑点正在无情的告诉我,相片里那个头发蓬松茂密,瘦瘦弱弱的孩子已经慢慢的走向了暮年。郑建祥先生虽极少言苦,但也提出过疑问。他说:“为什么把我们弄到边疆去呢?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不明不白的,好像判了刑一样。”他在正视历史的同时,也提出了质问。一页页厚重的老黄历翻过去,还能翻回来。可在自然界中,生命的时间一直在流逝,无法倒回。上山下乡这一运动,在时代的大浪潮中没有预兆的发生了,并且对无数人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我们实难去追究,去解释因果,可是世间具有的损耗力是无穷无尽的。我们不能让这个大事件,阻碍已经深在其中的知青们继续前行的道路。就像张元珍女士所说,返城后她一直想念着北方的兄弟姐妹,记着他们的好。在今年(2016年)与知青朋友们回到当初工作过的公社、招工单位看看第二故乡,也看看故人。此时的闲话家常何尝不是一桩美事。

接触知青岁月的历史近两个学期了,曾听到一位在支边后因延误治疗致终身残疾的知青说:“知青运动看起来不是好事,但当时国家也是没法子,总得有人要为这件事牺牲的。”我自己是非常恐惧生病的,因为妈妈身体比较弱。我从小便要陪妈妈跑各种医院。我诧异一位原本健康的青年在下乡时因医疗条件极差导致误诊而毁掉一生的人,有如此容人容事的气量。在他这长达30年的时间里,灰暗的日子有多少,快乐的日子有多少。是否浑浑噩噩过,想要远离这一切;是否沉默过,害怕最真切的关心。老人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包袱,是累赘,但对于国家却没有任何怨言,选择默默承受。用看透彻的过往,铸就豁达的性情。希望这位老人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得知,也让他知道他的苦难人生是有巨大的醒世意义的。

除了郑建祥、张元珍和提到的这位患病知青,还有很多的知青生活在我们周围。他们对年轻人的期望大都是简单且一致的:不用多富贵,能承受苦难,并向上生活。这个期望对年过20仍稚气未脱的我来说,是最质朴且真诚的勉励。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个群体,以慰他们曾被时代抛弃又重新拾回的波折人生。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47 积分:4601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1 14:28: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1 14:24:15 [只看该作者]

 

  “整个采访犹如一场早已准备好的辩论会,我像个主持人,大多时候是默默倾听着。观众就是采访时旁听的周兴华老师和同学们。郑建祥先生与张元珍女士则是双方辩手,当然,说是辩论其实是知青在回忆时不同的讲述方式、经历以及感想。”

 

    我对屈钱丽同学这样思考问题很赞赏。我觉得这是一个符合客观逻辑的认识过程。因为同时采访当年同一个地方下乡的两个知青,便让善于思考的她更多了一份体会和认识—— “就算是下乡到同一个地方,回忆起来还是因人而异的。”

 

    由此我想到:对我们这些常常讨论“知青上山下乡话题”的朋友来说,以上的观点是否可以有所借鉴呢?

 

    谢谢屈钱丽同学的采访手记。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4805 积分:25868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1 15:27:16 [只看该作者]

对年轻人的期望大都是简单且一致的:不用多富贵,能承受苦难,并向上生活。
这里的年轻人也包括自己的子女和孙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