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宁波知青口述史 → 远去的岁月(口述/郑建祥)

  共有19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远去的岁月(口述/郑建祥)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远去的岁月(口述/郑建祥)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8:54 [只看该作者]

远去的岁月

 

 

 

口述者:郑建祥

整理者:屈钱丽

 间:2016年10月21日 下午13:30

 点:浙江万里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52225教室

 

 

  郑建祥,1956年出生。1972年7月去吉林长岭县插队,1974年12月被第1个调入工厂,在现内蒙古的乌兰浩特水泥厂当机械操作工,1980年10月通过商调回到南方的余姚农业银行工作,做过信贷,储蓄,ATM机管理等工作,2016年4月退休。

 


一、支边到吉林

 

我是1971年初中毕业的,那时就有好多同学去了内蒙古。我觉得自己的年龄太小了,就没有去报名。第二年,我就下乡去到吉林长岭县了。当时家里人没叫我去,我是自告奋勇去报名的。我有6个兄弟姐妹,家里人口多,所以我家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全家的收入主要靠我爸爸。我爸爸在农业银行工作,当时银行的工资不怎么高的,40多块钱要养活全家七八口人。其他的收入就是打点小零工,比如说到山上敲敲石头子。一天挣个一块钱五毛钱,非常辛苦。

72年7月份下乡,在我们那边是最后一批支边的,以后就没有支边的了。当时家里下乡的有三个,我姐姐已经有工作了,大哥参军去了。去一个留一个,我去下乡以后,我的第三个哥哥才被安排了工作。如果我不下乡的话,居委会会派人来动员的。如果今天来了,没成功,过两天还会再来动员你。我爸单位里的领导也要找他的,会跟我爸爸说:你家里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给我爸爸形成一种压力。我心里很清楚,留在这里我也没有工作,找点零工做做都很困难,所以我就选择了下乡。当时家庭成分好的可以支边,我爸爸是职员,所以我就支边去了。

从余姚和我一起下乡的知青有19个人,插队到三团公社三湾大队第三生产队。当时我们没有跟老百姓住在一起,是单独的一幢房子。东边是女知青住,西边是男知青住。吃饭是有个大师傅给我们做饭,大家聚在一块吃的。刚去的时候有很多的不习惯,首先是北方的饮食习惯与我们不同。夏天吃三顿饭,冬天只吃两顿饭。而且很少有细粮,一个月大概不到5斤细粮。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第一年每个人都分到一点细粮,算是照顾南方的知青吧。不过到第二年第三年就没有了。不过不管当地发生了什么自然灾害,生产队也会保证你一年650斤的口粮。别的地方,像黑龙江、内蒙古这些地方是没有的。第二个不习惯的地方,是北方的日落日出时间和南方不一样。当时在生产队早上3点多就要起来干活了。因为东北夏天的日照很长,晚上8点多天才刚开始黑。第三是北方的温度也不习惯。冬天太冷了,而且那里不会因为冷就不出去干活了。我们依旧要出去拉积肥,拉羊草。我刚去的时候有点水土不服,手臂上有一点一点的红疹子发出来。我问当地的医生是怎么回事?他说是水土不服的原因,半年以后才平复下来。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9:16 [只看该作者]

二、学习当农民

 

干活的时候是老乡带头,集体出工的。干农活的时候是没法偷懒的,田地两头相差了七八里路,好长好长,我们要跟着打头的老乡,等我们都到了田地的另一头才能休息。不过刚去的时候我们不会干农活,但也会给我们10个工分的,当地的农民也不埋怨我们。锄头怎么用,怎么除草,这些一开始都不会的。比如说种向日葵,当地人叫种毛嗑(大概向日葵是从苏联传过来的,东北人称苏联人为老毛子,他们喜欢吃的葵花籽就被称为毛嗑,老毛子嗑的),种时在地里放五六个葵花籽,长出来三颗五颗的,是要间苗的。可是我们没做过这些农活,不会间苗。农田就被我们整的乱七八糟,要么全部间光了,要么留着的是草。草和苗啊,也不会辨别。还有大麦当韭菜,韭菜当大麦的,分不清啊,闹了好多笑话。

有时我们会跟当地的老乡起冲突,但是他们不敢跟我们打架,因为知青们是成群结队互相帮助的。有一次,我们在种地的时候发生争吵,跟当地的老乡打架。那时候我们年轻,身强体壮的,老乡打不过我们。他们还怕我们把地都给搞光了。要是晚上趁他们不注意把苞米的头都割完了,他们就没收成了。

我们也因生活所迫会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因为实在太苦了。我是不去偷的,但我是吃了的。一般都是我打打水,烧烧柴火,帮他们打打下手。偷的原因除了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和年纪轻调皮捣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们这些南方人不懂得在冬天的时候储藏食物。过冬的时候,当地的农民都是有菜窖的,里面有萝卜,白菜,土豆这三大菜。我们刚到那里也不知道酸菜怎么腌?酱怎么做?更何况我们知青年纪比较小不喜欢搞这个,所以我们就没有吃的了。家里带过来的都是咸的。其他吃的也没了,只能吃点豆腐,豆腐也没有新鲜的,都是冻豆腐。因为没有吃的,我们才会去偷。那时生产队还会分一点土豆什么的,如果能够养一头猪,就够吃半年了。第一年是当地的老乡帮我们养的。后来那个老乡走了,我们也就没有养猪了。

生活虽然苦,但是我们还是会找点乐子的。晚上吃完饭没有事情做,到外头去坐坐,聊聊天。有人吹吹口琴,还会集体唱红歌,像《我的祖国》,《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这些歌曲。我们生产队没有组织过大型的文娱活动,好像只有县里有点文艺活动,东北大秧歌之类的。不过到县城有90里路,我们很少去县城,差不多半年才去一趟。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9:42 [只看该作者]

三、难忘的两件事

 

和我在同一个集体户里有个知青的爸爸妈妈,来到青年点看孩子了,然后他们就把孩子带回去了。这个当时对我的触动是很大的。其实说起来也是没办法,我们下乡去了,爸爸妈妈心里都挂念着。下乡第一年的时候,我没回去,因为刚来没多久。不过当时的生活真的是太苦太苦了。有人实在扛不住了,就跑走了。光我们这个集体户就跑了三个人。我心里想:他们走了我怎么办呢?以后如果调不上去怎么办?就这样一直待在这里吗?虽然当时我思想简单,但是基本的思考能力还是有的,这个疑问时常跳出来。

还有一个关于狼的事,至今令我难忘。有一天,我们4个人到离青年点七八里路的一片西瓜地去,赶着一个毛驴车。到了西瓜地,两个人负责下地摘西瓜,另外两个人就负责看毛驴。我是看车的,等了一会,我听到车子的旁边有人在哭啊。好像是妇女在哭,越哭越伤心,声音离我们也越来越近。实在是太可怕了,太恐怖了。我马上就喊他们去了:快回去回去了。我们就拿着几麻袋西瓜往外赶。到了青年点,拿起西瓜来一吃,这西瓜还不是西瓜。其实是打瓜,专门吃里面的瓜子的那种瓜不是西瓜。长相和西瓜是一模一样的,看表面看不出来。到了第二天白天我就问老乡,为什么晚上有人哭,而且哭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悲伤,声音还离我们越来越近。他说那是狼。为什么狼那么哭呢?他问我当时毛驴的情况怎么样?我说毛驴的腿在发抖。毛驴的知觉是比较强烈的,马上就会发现狼的。因为前几天村里有个人吊死了,就埋葬在这个西瓜地中间。老乡说你们胆子怎么那么大,刚死过人的地方也敢去,我们当地人都不敢的。说着说着,封建迷信都出来了,老乡说我们碰上鬼了。以前我真是不相信什么鬼啊神的,因为我也没做亏心事。自从这次以后,我有点半信半疑,好像真的有鬼一样的。其实不是鬼,是狼群在嚎叫。这是真人真事,不是夸张的。不只是我,一起去的人都很害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20:24 [只看该作者]

四、招工与返城

 

我是1974年12月份第1个被招工,到现在属于内蒙古的乌兰浩特水泥厂当机械操作工。下乡近两年多,我其他不懂,只知道每天一心一意的干活。我说话比较快,但手脚也快,因此农活干得比较好。我在生产队里的工分积累是最多的。上面的人一查登记表,我做的这么出色,就把我先调出去了。这个选拔过程挺公平的,工分挣得越多,上调得也就越快。

招工以后,待遇好起来了,吃的是厂里食堂的伙食,一半细粮一半粗粮。穿的是工作服,还有大衣。住的宿舍也不错,六个人一间。后来下乡那个地方的公社通知我去领钱,两年300多块钱,我就说我不过来了。因为我工作的地方到农村还有七八百里地,太远了,而且我已经在领工资了,一个月33块多一点,所以在公社生产队挣的钱就没有去拿。

到了1979年知青大返城,但指的是在农村的知青返城,工矿企业的职工不在返城之列。返城是要看家里的情况的,我们厂里的很多人都留下来了,没回宁波。我是因为我爸爸退休了,银行的位置有空缺,我是商调回来的,顶了我爸爸的工作岗位。我提前跟我爸单位联系。在北方的单位同意后,全部安排妥当我就回到南方了。我们厂长,党委书记都同意我到南方去的。他当时说:那好,那好,南方人还是回南方去吧。他们知道南方生活很好的,很高兴我能回来。我是1980年回来的,算起来在吉林和内蒙古共呆了8年。

刚进农业银行的时候,我是什么也不会呀!。我数钱也不会,打算盘也不会,字也写不好。我从头开始学习加减乘除法,学写字。银行的老师傅要求很高的,字写的太大了不行,写的太小了也不行。我比较幸运,主要是管信贷这一块的。做信贷,要到农村去做调查研究,对我来说是一项挑战。我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的。起初是在浙江杭州的农业银行里面培训了两年。后自学会计函授,一星期去听一次课。我又在宁波鄞州党校学习了三个月。随着年纪的增长,前几年从信贷工作上退下来了,做了ATM机的管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20:51 [只看该作者]

五、回访与回想

 

我下乡的吉林省长岭县是全国知青比较密集的地方,条件比较差,现在还是贫困县。2016年我们刚刚回去过,那里的环境变了,毕竟有近40来年没去了,生活条件跟以前相比好多了。以前长岭县的土地沙化,盐碱化很严重,所以它只能种点向日葵,大豆,高粱,谷子,种的最多的是玉米。现在的灌溉系统也不发达,北方的粮食作物收成好坏全看天气。老天帮忙就丰收,反之则欠收。现在北方变化比较大的一点是在农村看不到马车了。我这次跑到村里去看马,跑来跑去就看到两家养马。马养的倒很好,很胖,看起来是不干活了。那里有“洋马”,就是日本马和内蒙古马交配生出的马,很漂亮,这种马现在也不干活了。以前的马用处很大的,耕地,骑射,驾车,主要是用来运输的,现在全是机械化替代了。这里的物价也比较低。蔬菜一般五六毛钱一斤。西瓜八分钱一斤,西瓜很大,有30来斤,一点也不夸张的。在饭店里,10多个人吃饭只花200块钱,而且菜是很大的一盆,从这点便可看出东北人啊实在。在东北住了几天,回到这里又不习惯了,这边的饭量菜量这么小一点。如果有机会,你们年轻人也可以到北方农村去实践体验一下那种质朴的环境。

现在我们知青这群人聚在一起喝喝茶,聊到当年一起下乡的人,身体有疾病的很多,动过手术的,腿脚不方便的,心脏不好的,胃不好的,老年痴呆的都有。和我一个青年点的朋友,由于糖尿病并发,失明了,吃住要靠别人,过得一点也不好。所以大部分人的身体素质比较差,过得不好的人的比例是比较大的。

身体差的有,生活条件差的也有。有的和自己的行为有关。知青们的生活态度在最初的两三年是很认真的。以后知青跟知青之间来往频繁,发生的事情就比较多了,偷东西的,搞对象的都有。我在的那个水泥厂里有一个知青,跟当地的人乱搞,还同时跟一个宁波知青搞对象,生活作风问题很严重。后来女的告到厂里,厂长马上就把他开除了。那时候是三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开除工龄的。现在他没有退休工资,养老保险是靠自己买的。而我的工龄从下乡那年开始算的,他什么都没有。

回看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我还是想不明白。“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口号大家都会说的。但是为什么把我们弄到边疆去呢?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初中毕业就结束了,想念高中根本没门,下乡去了。这个运动当中,我们这些人文化程度不高,既没有什么财富,也没有前途。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大转折,邓小平同志纠正了错误,让大批青年返城。但是年纪都很大了,都是30来岁的人了。像我这样的,调回来在农业银行工作还算可以了。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如果在工矿厂里,早就下岗了吧。我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我常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是先学赚钱还是先学做人。我们年轻的时候思想比较简单,脑袋瓜里也没有赚钱的想法,只知道劳动和吃饱饭。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赚钱和做人都很重要,希望你们能通过了解我的知青生活经历,给你们以后的生活带来启迪和帮助。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43 积分:4575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1 14:28: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0 17:15:36 [只看该作者]

 

     1956年出生的郑建祥老师应该是支边青年中最小的,刚过16岁的他也难逃“北大荒支边关”。

 

     虽然不想去支边,但考虑到“我爸单位里的领导也要找他的,会跟我爸爸说:你家里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给我爸爸形成一种压力。”  小小年纪经已领略“政治形势的严峻性”。但不管年龄多大,既然到了北大荒,就要和当地农民一起,一样的艰苦、一样的磨难。

 

     从水土不服的农民做起,到招工当机械操作工、返城从事金融工作,可以想象郑建祥老师一路走来的艰辛和考验。 岁月可以远去,但岁月留下的故事纵将不会忘记。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迟明
  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4721 积分:25438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0 17:58:18 [只看该作者]

我们桦木岗四队有一位1955年出生的女知青,1969年就去了黑龙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