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宁波知青口述史 → 闯出一条路(口述/张元珍)

  共有18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闯出一条路(口述/张元珍)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闯出一条路(口述/张元珍)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4:17 [只看该作者]

闯出一条路

 

 

口述者:张元珍

整理者:屈钱丽

 间:2016年10月21日 下午13:30

 点:浙江万里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52225教室

  

 

张元珍,宁波人 1954年生。1972年7月去吉林长岭县插队1976年1月抽调到现在内蒙古乌兰浩特钢铁厂马鞍山铁矿工作,曾在招待所、财会室任职。1982年10月份调到余姚供销社工作,后在余姚河姆渡商厦、医药商店工作,于2012年退休。


 

一、不得不下乡

 

我是1972年7月份去吉林省长岭县三团公社六十三大队集体插队落户的。我当时十九岁,算是初中毕业,其实并没有在初中读过几天。我们家里的兄弟姐妹有5个,我姐姐有工作了,我哥哥下乡了。妹妹在上高中,弟弟还小,于是就轮到我了。居委会上我家里动员来了,我知道东北离家很远,生活又苦,所以我不愿意去。

7月份,虽然我没有报名,但外面敲锣打鼓的还是给我送下乡通知书来了。我很生气,我没报名为什么送通知书给我?我就跑到知青办还通知书:“给,还你们通知书!我没报名为什么给我发通知书?”我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我看到我邻居写的一封信,上面这么写着:你不要叫我们支边去,我给你们送什么什么东西。那封信原来我是背得下来的,现在我背不出了。这家的女儿是我同龄,她没有去支边,而去支农了。我明白他们家有钱,给上面的人送了东西,所以她没有支边。我还听说当时浙江省和吉林省是有合约的,用木头换人。所以那个时候我也不怕了,我不去,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不愿意去也得去。因为我家的社会地位不高,没有钱送东西。他们给我父亲施加压力,我就只能下乡了。他们还在我的档案上写上一笔:该同志在支边过程中表现不好。听说当时有人还假装生病,男的就喝酒让血压升高,想尽办法不去。我没别的办法,只好地去东北自己闯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4:59 [只看该作者]

二、做农民的日子

 

到吉林农村后,我们不会干农活,牛见了我们就“毛”啦。赶牛车和赶马车都是有口令的,我们不会,所以牛呀马呀都不听我们的话。那个时候我才90多斤,还算青年点里较大的了。但是干跟车之类的活也不行,因为马会踩到我脚上,很危险。后来老乡不要集体户的跟车了。当地老乡对我们很好,当时有政策,是不能动集体户的。有一个说法是“军人老婆集体户,电线杆子国有树”,都是不能碰的,我们是四大之一。这个政策挺好的,挺照顾我们的,也没人敢欺负我们。

那时的生活还是很艰苦的,平时渴了,喝水是趴着捧起脸盆里的水就喝了,也没有喝水的杯子。一个脸盆,洗脸,洗脚,喝水都是它。我们这样的生活,你们体验也没法体验了,真的只能听听了解一下。平时没什么娱乐活动,我们会在晚上唱歌,有人吹口琴,吹自己编的歌。不过那个时候《知青之歌》不能唱的,之前有个人写了《南京之歌》,坐了好几年牢。那首歌的歌词我记不全了,大概意思是南京古城,我的家乡。彩虹般的大桥,横断了长江。告别了妈妈,再见了家乡。跟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南京何时才能回到你的身旁。那时忧伤的歌是反动歌曲,这种是不能唱的,我们只能在私下里哼几句。

有一次生产队的羊草着火了,我就去救火。因为羊草不是挺滑的吗,我就滑到两个羊草垛中间去了。说起这件事,我真的是挺感谢我的同学的,是她拉我上来的。要是没人看见,着火到这边的草垛的话,我大声喊也没有人听得见,我就真的出不来了。还有一次,到芦苇塘去救火。她小声跟我说你不要去,那个火那么旺,去了就卷进去了。所以这次被她拉回来了,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啊。她跟我在同一个青年点,我一直都记得她的好处,现在还经常联系的。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5:30 [只看该作者]

三、荒野有狼群

 

我们下乡的时候东北是有狼的,我被狼吓得够呛。那时集体户要求每人一车柴火,我没有找对象,就靠自己去找。我和朋友,两个人拿着一把斧头就去找柴火了。我们到哪里去弄柴火也不知道,走来走去就走到山里去了。我们不会砍柴,还迷路了。我们就坐在树墩上,这个时候真的很害怕,如果狼来了怎么办?我想我们有两把斧头,应该打的过狼。一直坐到傍晚,我们越来越害怕。虽然最后狼是没有出来,但是还是被狼经常出没的荒山吓得够呛,后来想想也是后怕。

有一次我要过一个草甸子上另外的青年点去。路上那么荒凉,我是自己一个人去。我之前还听过有关这个草甸子的事情,说是我们同一个青年点的知青独自路过这个草甸子,看见一头狼。狼不理他,他也不理狼。那个人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我听说过这个故事,但还是一个人走过这个草甸子。现在想想那时我也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点都不怕的。到了那个青年点,我要找的人不在,你说我傻不傻啊。

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买了猪肉,要放到地窖里面去。放进去之前,要先把猪肉一块一块割开。割开的时候,在那个猪腿上看到一个伤疤。我们就不想要这个猪肉了,想把它退掉。我跟着我的朋友去还猪肉,我的朋友是两口子,她的老公推着车子,我走在中间还拿了一个烧火用的棍子。那边天黑的特别早,大概是下午两点多,刚刚到村庄里面电灯已经亮了。换好了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路过一个小山坡,旁边是森林,我心里挺害怕的。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哭。我说:“哟!这里还住着人家啊,是有人在哭吗?是小孩子在哭吧?”男的说是有人在哭,我们快走。回到住地以后,我就问刚才那个地方怎么有小孩在哭呢?他说那是狼群正好路过,他没告诉我是怕我害怕。因为他推着车子拿着猪肉,吹着顺风。如果那个风向是反的,我们如果在狼群的前边,它们闻着味就跑过来了,那我们和猪肉一起真的都得被狼吃掉了。我现在想起来真的太傻了,他们去换猪,关我什么事,还那么仗义地拿着棍子跟着去,真是乱闯啊。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5:56 [只看该作者]

四、招工与回家

 

我是在一九七六年一月份抽调到现在内蒙古乌兰浩特钢铁厂马鞍山铁矿工作。那个时候招工的名额真少啊,一个公社才一个。当时让我在招工和入党中选一个,我选择了招工,想着还是赚钱要紧。没有选择入党,因为之前档案上写着支边表现不好,这是有影响的。后来到了单位,又觉得自己当时没有远见,入党是好的,有了政治编制就能当领导了。1978年大批回来的时候,我没有回来。因为南方农村也挺苦的,我是想回到南方农村还不如待在北方工厂。先是当了三个月的工人,后来我们单位有个领导的儿子在扬州,对南方人有一种特别亲切感,就叫我到招待所来工作了。在招待所干了两年,又去做财会工作,后来又到地区宾馆去做服务员。那时候在宾馆当服务员已经是很好的工作了,不用风餐露宿,吃住都很好,我也觉得很满足。但后来知青差不多都回家了,我就动了回家的心思。

我是1982年回宁波的。我们那时候调工作真的是挺难的,要到处奔波。不过那边的人很好,我的工作就是他们帮忙联系好的。回到南方后我先到余姚供销社做营业员,后来改革开放搞承包,我承包三年皮鞋柜。做这个很辛苦,我自己到杭州,义乌这些地方进货。当时义乌的商品质量不好,温州的鞋子质量也不好。现在的商品质量跟原来比好太多了。那时鞋几天就脱胶了,顾客就回来找我吵架。我天天给他们赔礼道歉,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我去过东北是有好处的,胆量也锻炼出来了。他们之前说要怎么怎么我,我就跟他们说,我年轻的时候东北去过了,年纪那么小就吃过苦,现在还害怕什么,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又不犯法!后来为了女儿上初中调到余姚河姆渡商厦工作,一直到2002年内退。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9 21:16:21 [只看该作者]

五、想念第二故乡

 

我在北方待了10年,今年刚刚回去看过,我们总共去了18个人。我挺想念一起生活劳动过的人们。年轻时代在那边生活,很想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这次去那里的面貌都变了。以前住的土房变成了瓦房,穿的也很好。土地没有那么荒凉,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花生玉米,生长的很茂盛。还和老乡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以前待过的公社现在是乡,乡里的乡长,村里的书记都来了。他们为我们杀了一只羊,拿来了一瓶五粮液,非常的客气。

东北农村尽管苦,但是老乡对我们特别好。我们在集体户里没有饭吃,就上他们家吃。在过年的时候,老乡拿来饺子,还有粘豆包,血肠,猪肉炖粉条。我原来不喜欢吃,现在喜欢吃了。返城回来后,我挺想念东北菜的,东北的那个酸汤子,我挺喜欢吃的。看宁波万达的东北风生意多好,我去吃两次饭,就排两次队。这次我在哈尔滨看到那么大的筒骨,跟我在东北风吃的是一样的。北方人很实在,饭菜都实惠,我们在长春农家乐吃的一顿饭60块,三个人都吃不完的。若在南方加一半钱都不够吃的。我冬天还想去一趟,因为老乡特别热情,说你们冬天再过来。我们都以兄弟姐妹相称,叫他们嫂子,哥哥。还有老一辈的人,像对待女儿一样“闺女,闺女”的叫我的。北方人的心真实在,我是南方人,在那里生活时间长了,到现在还保留着北方人的习性呢。

回想起来,当年下乡是形势所迫,曾经举办多次学习班让我一定去东北,心里是特别的不愿意的。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炼,我认为去东北也是很好的,锻炼了人的意志,碰到困难就不会屈服了,要是不去东北我能有这样的经历和体会吗?现在我在北方和南方拥有许多年青时代的好朋友和同事,这也是这段经历给我的。有机会你们一定要去北大荒看一看,因为你们正年轻啊,多出去闯一闯!像你们现在无论自身条件和社会条件都很好,多学习知识,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好好把握人生。我相信你们真的是大有作为的。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47 积分:4601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1 14:28: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0 10:02:08 [只看该作者]

     张元珍老师是72年到东北去支边的。之前我们普遍以为71年到内蒙古兵团是宁波最后一批支边的了。说明知青上山下乡的历史远不如我们所知的那些,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张老师当年去支边的过程,真有点“奇葩”,居委会竟然别出心栽地给她设了一个“套”;虽然也被她和家人识破了,并勇敢地去说理、去“斗争”,但迫于当时的政治形势,最后还是不得不屈从。于是一个娇小瘦弱的18岁姑娘,含泪来到偏远的吉林农村插队落户。可想而知,当年的路走得多么心酸、多么不易。

 

     现在我看到的张老师,讲起自己支边的慢长路,柔和的笑颜中透着坚强和豪爽。我想,也只能是通过艰苦的磨练才能有这样的“精神财富”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