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宁波知青口述史 → 两个梦(手记/褚长利)

  共有30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两个梦(手记/褚长利)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长风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81 积分:551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3 16:52:32
两个梦(手记/褚长利)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3 21:09:06 [只看该作者]

两个梦

 

褚长利

 

 

 

作者简介:

褚长利,一个长在台州的温州人,九六生人,是浙江万里学院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一学子,性温和,诚以待人,心宽体胖,人叫“胖利”。爱读书,也爱摄影,闲来常著文章自娱,没事携相机寻山访水。三教九流,四诗五经,稍有涉猎;琴棋书画,花鸟虫鱼,略知一二。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道路,当过记者,下过工厂,做过老师,摆过小摊,开过公司。没有尼墨贤明,也没有仲伯才能,只有一壶茶和一杯酒,抱着青云志,酿着醇厚情,喜欢结交四海朋友。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奔跑在戈壁滩之上,挂在天空那轮硕大月亮发射着明亮而又不刺眼的光线,蓝色的朦胧笼罩着每一寸土地,我的脚偶尔跨过了几株野草。我环顾四周,一切显得如此荒凉而又寂寞。我发出呐喊,远方传回来的仍然是我的呐喊。我就这样目视前方一直奔跑下去,直到我一步踩空,才发现自己掉进深渊的黑暗里下坠。梦醒了。

经历了一个轻松的假期后,我也开始慢慢适应新学期的节奏,单调紧张而且繁忙的学习和生活就仿佛那个梦一般,把我扔进了生活的深渊里。当周老师和我说让我打电话给朱老师预约一下采访时间顺便多收集一些资料的时候,我心里一乐,想着可以放慢一下生活节奏,给单调的生活加点色彩啦!我拿起了手机,拨下号码,“喂,您好!请问是朱国增老师吗?”“是的,请问你是?”“朱老师你好,我是‘田野风’调研社的褚长利……”说明我的来意以后,老师回了一句“哦,小褚你好!……”当时当我听到“小褚”的时候感到一阵惊讶,一来没人这样叫我,二来被朱老师的语气打动了,这看似客气的称呼从老师口中说出的时候,一阵亲切之感涌上我的心头,有种人在他乡却仿佛置身家中的体味,好像长辈那句“你回来啦!”让人感到无比温馨。朱老师很健谈,我们在电话里头滔滔不绝地聊了两个钟头,我本想和他约一下时间的,不成想就成了一次电话采访,朱老师同我讲了很多当年在内蒙古兵团的事情,有战友之间的趣事,也有兵团里上下级之间的摩擦等等。朱老师津津乐道地讲述往事,一幅幅生动的场景也随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就像那梦中的月下戈壁滩,平静之中藏着好多故事。

在这一年的采访当中,我采访的多是到黑龙江插队的知青,朱老师给我展示了内蒙古兵团里生活的一幕幕。不过,他给我讲述的事情以战友趣事居多,痛苦的内容比较少见。我有些疑惑:偌大的兵团,成千上万的知青和军人,难道真的像文学作品里宣传的那样“军民一家亲”吗?想到上学期采访的王雅琴老师也是来自内蒙古兵团的知青,我就去查阅她的口述。从时间上说,朱老师在兵团的时间比王老师要长,他下乡早回来的迟;从工作角度说,朱老师作为男知青曾经是兵团的技术员,后来做领导,处于管理阶层,我暂且把他视为一个兵团鸟瞰。而王老师作为一名女知青,能更贴近兵团普通知青的一些生活细节,我把她看做一个微观的放大。读完王老师的口述史后,我觉得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内蒙古兵团给人留下的还是一股阳光灿烂、积极向上的精神气质,但是,阳光之下也有阴影。王老师的口述中提到她在兵团里当文书时,家里来信叫她多参加集体活动,“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父母亲的用心良苦,他们不希望我一个女孩子单独在办公室里工作。”在对朱老师的资料整理中也发现,一些管理知青的现役军人另有用心,经常找女知青谈恋爱甚至调戏女知青,或者滥用手上职权公报私仇开批斗会。

不过,这类的内容在口述中所占比重极小,以致于容易被读者忽略。为什么在口述史中会淡化处理这一类的事情呢?我想原因可能有三点。第一,兵团总体风气好,这些事情只不过是个别现象。在朱老师的资料中提到当时能进到兵团的知青,家庭成分还是比较好的,典型“红五类”居多,对那些调皮捣蛋的人,兵团会拆散落后队伍,调用先进骨干进行重新编排,以正兵团风气。第二,受访对象身处在先进集体,对这类事件只是耳闻。朱老师提到自己所在连队属于标兵连队,知青素质也高,对于这类事件听到的多经历的少。第三,作为过来人,知青们更愿意留下美好的回忆,而不好的故事自然也就选择性遗忘了。王老师在口述史中说要不是战友提醒,她都忘记她们寝室因为冬天大扫除烧热水而引发的一起兵团着火事件。

在对朱老师的采访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不光是朱老师有那么丰富的经历,还有他在历经沧桑之后坦然面对一切的态度以及他对问题的独立判断。在说到“忆苦思甜”时,他忆起当年内心的真实想法:地主并不都是那么坏的。在谈到自己当年被人诬陷开批斗会时,他反戈一击化险为夷,机智地保护了自己。对于屡受诟病的上山下乡,他说:“我觉得上山下乡这个形式是好的,不过在时间上要有控制,不能一去一辈子就回不来了。”知青生活给了他很大的锻炼,他觉得自己就是在这样的锻炼中学会了处理问题的方法,人也因此变得成熟起来,不再怕任何困难。因为下乡时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了,后边苦就都不在乎了。多出去实践,做一个实干的人,这是朱老师教我的,我想这些话该是那段迷茫的时间里的一盏明灯吧!

我又想起我那个梦,上山下乡对于知青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历史的恶梦呢?时代的巨轮一直推着他们向前走,他们很难有自我选择的权利。但在人生向下走的时候,是否能够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沉着冷静去应对人生的困境,就决定了人生有无反转的可能。朱老师在那段艰难岁月里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思考,在辛勤的努力中,终于把握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采访结束的那天晚上,我躺在柔软的床垫上,盖着厚实的被子。半睡半醒的朦胧中,我不由得想,当时知青何曾有过这样柔软的床铺?何曾有过这样厚实的被子?我不禁对他们心存感激:没有他们当年的艰辛打底,做为后代的我们怎么可能享受今天的幸福?他们吃过苦便再不怕苦了,但他们不愿意让他们的后代跟他们一样受苦。知青时代渐渐远去,但若干年后是否还会有人记得共和国的这段特殊历史?是否还会有人提起有这样一群少男少女曾经上过山下过乡?那晚,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一条田间小径上,阳光很灿烂,在阵阵秋风中显得不是很热,一阵暖意袭来,就这样看着四周的花草树木,且歌且行。这条小径好走吗?我不知道。可我一直走下去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3193 积分:17536 威望:0 精华:2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9:06:52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长风在2017/11/3 21:09:06的发言:
第一,兵团总体风气好,这些事情只不过是个别现象。在朱老师的资料中提到当时能进到兵团的知青,家庭成分还是比较好的,典型“红五类”居多,对那些调皮捣蛋的人,兵团会拆散落后队伍,调用先进骨干进行重新编排,以正兵团风气。
红五类是天赋的先进,黑六类是天生的坏胚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3193 积分:17536 威望:0 精华:2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9:14:17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长风在2017/11/3 21:09:06的发言:

我不禁对他们心存感激:没有他们当年的艰辛打底,做为后代的我们怎么可能享受今天的幸福?

过奖了,实不敢当。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迟明
  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4721 积分:25438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10:24:28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随便聊聊在2017/11/4 9:14:17的发言:

过奖了,实不敢当。

确实是不敢当也不能当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3193 积分:17536 威望:0 精华:2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5 11:51:24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长风在2017/11/3 21:09:06的发言:

做领导,处于管理阶层,我暂且把他视为一个兵团鸟瞰。而王老师作为一名女知青,能更贴近兵团普通知青的一些生活细节,我把她看做一个微观的放大

鸟瞰也好宏观也好,都必须立足生活,不能脱离真实的生活。所以,最有发言权的是实实在在的老百姓的生活。凡是脱离现实生活,打着宏观的旗子为错误为人民蒙受的灾难唱赞歌,都会被人所不齿。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无论是官是民,都得从民出生发,民生是地气。脱离了民生,失去了地气,势必像安泰俄斯那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3193 积分:17536 威望:0 精华:2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5 12:23:11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长风在2017/11/3 21:09:06的发言:

受访对象身处在先进集体,对这类事件只是耳闻。朱老师提到自己所在连队属于标兵连队,知青素质也高,对于这类事件听到的多经历的少。

先进集体、标兵连,作为一个特殊群体缺乏代表性。如果把特殊群体视为宏观视为普遍,那就颠倒现实了。况且,在文革中,所谓的先进所谓的标兵,往往是重灾区。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9237 积分:48311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6 10:48:22 [只看该作者]

 

人生不断呐喊、蹦、跑就是一场修练,人一生的历练就是对生命的一种回音!

当你认识了你的起步,预料了一生的喜怒哀乐、艰难困苦,

你就会在何时何地都会把握自己一份平凡与尊贵的生命!

如果那一天消失在人烟里,你的星光依旧闪烁时空!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43 积分:4575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1 14:28: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6 17:31:07 [只看该作者]

      “胖利”同学很细心啊,谢谢你记得我是内蒙古兵团的知青。

 

    “内蒙古兵团给人留下的还是一股阳光灿烂、积极向上的精神气质,但是,阳光之下也有阴影。。。”

 

     胖利你说得没错。 

 

     我举些例子: 上月我们连队有京津战友结集,他们专程到河北邢台去看望当年连队的队长和指导员;我前几天到合肥开会也顺便到安徽阜阳看望了40多年前我在变电站的指导员;包括我们宁波战友周日刚刚在一起的聚会。 当我们一起回忆起当年兵团的往事,基本上都会有一个共同感觉:兵团这个集体,总体来说还是积极向上的。

 

     我们不会忘记,当年兵团官兵一致、团结向上、同甘共苦、戈壁滩上战天斗地的场面;还有兵团中那些为保护羊群、保护山林、保护集体财产,不惜牺牲个人身体、流血流汗、甚至献出自己生命的知青先进集体和个人。他们是知青的典范,他们的精神永远是可歌可颂的。也正是他们的精神,曾经激励过、影响过无数知青坚持在北大荒、戈壁滩吃苦耐劳、保卫边疆、敢于担当、永不言败。

 

     

   当然,当年的兵团,也和其他地方一样:阳光下总会有阴影,或多或少。这一点胖利同学已经说得很到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