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文学作品佳文欣赏 → 焦黄的葵花盘 (小说)附 评论

  共有148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焦黄的葵花盘 (小说)附 评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2 18:10:42 [只看该作者]

 

21.

 

晌午收工,挖渠打坝修梯田的都回家。各家开院门,拉开羊圈,羊子撒开碎蹄涌到井口上饮水。那些打光棍的人一个个都挑了空水桶,袖着两手候在井台边,等着打水。羊挤成团涌成群,稀里哗啦的羊蹄子在井台的冰盔上打滑,咩咩的叫声嘈杂成一天当中的红火。

齐民和三喇嘛都是看见羊群就想亲近的人,都走到井台上,一个放柳芭斗摇辘轳把,一个等着水上来抓了柳芭斗就往水槽里哗哗地倒水,也瞅空为一旁等水的灌水桶。提半天水,齐民说:

咋搞的,这村里的光棍就不见少,还长出几个?

三喇嘛就直了腰手点人头,一顶顶狗皮帽、兔皮帽、猫儿皮帽那么数过去,说一声:日它妈,十大几……

人群里就有人骂:“数你大个头唻,没数数你?没出来担水的也有这些多……

话题起头,井台上开锅了一样。从娃娃亲一年两季上门要彩礼,到娶亲典礼花销要六百六,还有家里妹子姐姐跟人家亲换亲,省钱花钱纠纠缠缠,说不尽的为难话。说到后来,就是勒勒车上山没有正经道,没过门的媳妇跟叔叔早就日捣过啦,公公扒灰,光棍在沟里头日驴啦,想得到的稀奇古怪骚情事,都说得出编得来。

光棍们站在寒天冰盔的井台周围过嘴瘾。

 

齐民一边接过三喇嘛打上的水,哗哗地往水槽里倒往光棍们的水桶里倒,一边就暗自里笑,笑得肩膀一耸一抖,头上的毡绒帽也歪了,汗气像揭盖的蒸笼从帽沿下面浮起来。

 

打完水,羊群都饮饱了,站在四周咩咩地唤。齐民和三喇嘛又吆喝着打散它们,羊子仿佛都明白了,撒着欢,撅着肥肥的羊尾巴奔回各家的院门。

三喇嘛一拍巴掌,说,行啦,回家做点吃的。齐民说,你吃甚,咱俩碰锅。三喇嘛斜着脖颈说,都去德奎家吃好的咧,你跟我干甚?齐民说,我又不是干部,走,我给你烧火去。正搂着三喇嘛的肩膀走,巴脑袋过来招呼说:

齐民,走,德奎家的喊你了,一起吃去……

三喇嘛肩头一耸抖了齐民的胳膊,说:看哇,快去!

 

齐民跟巴脑袋走进德奎家院里,听到东屋喝酒说话热火成一团。杨生贵的嗓门大一点,说:

就北梁凹里那点莜麦,明年的籽种管够。今年除转口粮公粮,余不多点,两千来斤……

巴脑袋走得快,掀起门帘高声招呼:齐民,来,快进屋。在齐民听来,巴脑袋是德奎家的主一样。德奎家的听到动静,迎出来,朝齐民艳艳一笑,说:呀,民子,快来,上炕里头,就等你的了。

两人进了东屋,大喇嘛、杨生贵、会计、保管围炕桌坐了一圈。见齐民到了,正说着的话好像都噤口了。巴脑袋脱鞋爬上炕,到炕头大喇嘛和杨生贵中间盘腿要坐,大喇嘛说:

你这后生,年轻轻的也跟我老汉似的,尽管坐炕头?杨生贵就接茬说:要说哇,后生屁股底下有三把火,天生就热的了,坐炕头要上火。不过,知青点一天也没烧几把火,他喜欢热乎就热乎会儿哇……

巴脑袋就盘下腿坐踏实了,欠身端起稳在热茶缸里的酒壶,给大喇嘛杨生贵斟满酒盅,又欠身给会计保管一一斟满,招呼德奎家的说:快,再寻一个盅,齐民这儿还没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2 18:11:09 [只看该作者]

 

德奎家的呀一声就去寻酒盅,齐民跨炕沿在桌角坐下了。德奎家的寻来酒盅接过巴脑袋手里的酒壶,说:行,我给民子倒这酒,你们都拿盅子快喝哇……

大喇嘛吭吭一声,说:也没个甚说道的,咱村这几年,上头来个人,知青点上有甚需要,德奎家没少帮衬……

杨生贵接话说:贫主席说得对,就村里头穷的连个好好儿的库也没有,她家的菜窑都是咱使唤多半着呢。说甚,都是一村人,喝哇……

一伙人就举酒盅应和声一片,吱吱地喝酒和挟菜。

齐民端盅抿一口,觉得这酒和前夜三喇嘛拿鸡蛋从供销社换的酒比较,味醇些,不是那么寡淡。一边瞅一眼挨着的德奎家,心想,怪不得菜窑能停马车那么宽敞,这里面是集体个人掺合的,那还不富得流油……

想懂了,他心里忽然觉得有一份东西放下似的,轻松了一下。他一口喝完盅里的酒,主动把起酒壶,给桌上一人斟满一盅,说:啊呀,好酒,来插队,也算是村里喂养长大的人,我除了放羊懂得不多,感谢哇……说完,自己又干了一盅。

一伙人就你一句我一句聊开,说的都是知青十五六来到现在的种种往事。都说齐民多年放羊,把自己都放成了山里人,一片呵呵的笑。

巴脑袋也举盅说:这都快八年啦……德奎家的举盅说:八年了,不提它了,我家和知青点近,有甚需要的尽管吭气,一家人一样样的,喝酒吃菜!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大喇嘛打个嗝,说:昨天部长从公社来时候,捎的话,巴脑袋的入党申请书准啦。今后务虚还要务实,好好进步,齐民也是,也有前程!

     杨生贵说:甚?巴脑袋入党了,嘿,我还稀里糊涂不是个党唻……

 

     这一屋人一时就都没了话音,就听吧唧吧唧的嚼菜,山药丝嚼断了,酸萝卜嚼断了,桌子上还有两盘挟得七零八碎的摊黄和炒肉片。

巴脑袋呵呵地笑了,起身一一斟酒,说:

听贫主席的教导,务虚还要务实,要务实……

德奎家的腿在炕沿下碰着齐民的腿,附在他脸旁耳语说:

 

入党咋了,你也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2 18:11:44 [只看该作者]

 

22.

 

齐民浑身燥热,恍恍惚惚感到身处的环境酒气烟气混杂,鼻息间有股木香从浑浊里丝丝缕缕地透出来。他感到头胀,睁眼一看,恍然回到热炕酒桌,四周环顾,才确定自己是在德奎家炕上。

大喇嘛、杨生贵、会计、保管和巴脑袋都走了。齐民和德奎家的隔着一张杯盘狼藉的炕桌,一个炕头一个后炕,都四仰八叉地躺着。

感觉到齐民这边有动静,德奎家的也嘤吟有声,头枕炕沿慢慢扭转头左右踅摸地瞭扫。从炕桌腿下面看到齐民,说:呀,都走啦,就你在那儿躺的了?

齐民嗯一声,说:喝多啦,这是下了多少酒?

德奎家的应答,说:啊呀,这伙人真能灌咧,五六斤管不住,我腿软的挪不开,后头那点酒你说咋来的?

齐民问,咋来?德奎家的自己噗哧一声笑了,说:没办法,家剩的半瓶酒精,我给他们兑水喝,都也喝不出甚酒了……齐民也笑了,喃喃说:我没有喝你的酒精,我早就躺下啦,这酒喝的,尽顾喝不顾吃,这会儿饿醒啦。

德奎家的说:饿啦?我再醒一会儿,不行唻,你趴我这儿,我给你吃……齐民问:吃甚?德奎家的就不言语,一阵嘤嘤地浪笑。

齐民想明白了,没再接她的话茬,只说:行,一会儿起来,我给你烧点水,收拾收拾,我就回呀……

德奎家的说:男人家的,操那心干甚,放那儿,一会儿我拾掇,喝水,我烧。说着话,她翻身下炕,往炉灶里塞柴禾,一面拉风箱一面嘀咕似的,说:做男人,不管你到哪,就两样,受苦挣钱,待见女人……

 

齐民在一边听德奎家的说话,心里有了震动。他心里觉得男人这个词,在插队前没有那么清晰的感触,顶多知道自己是男生,男生和女生有差异,不能进女厕所,不能越过同桌女生之间划的那道三八线。插队到村里,男人这个词无处不在,苦重的营生男人做,上房顶抹泥下水坑沤麻杆,背石头扛麻袋,杀猪宰牛,是个男人就得上。这是男人所以赢得女人青睐和心疼的所在和魄力。赢得女人的喜爱和心疼,是男人的希望,就像建设家园营造生活的美好和幸福,是男人和女人的太阳一样。

 

齐民觉得自己在羊群和大山前面早已从城市学生成为男人,而且成为女人眼里的男人。他想到了拴柱媳妇,想到她像羔皮那样软软地蠕动起伏地贴在胸前,觉得德奎家的把自己浑身的男人心思都激活了。

那么心潮澎湃地想着,德奎家的端一碗水走到他头前。他想赶紧爬起来接那碗水,德奎家的却把水碗放到炕桌上,一面轻轻按住他的头,一遍一遍的揉他的头发。他不动了。她在他身边的炕沿坐下,抚着他的头和脸,然后俯下身把脸贴在他的脸上。她散开的一头黑发像葵花的托盘一样罩在他的眼睛上,丝缕散开的木香沁染了他的全身,他觉得自己就像躺在一片杨树林里,透过叶隙,看到她的眼睛像白天河沟里倒映的黑月亮,他两只脚都迈进去了。

 

齐民在德奎家的俯拥下面,迈进了绵软被褥般的温凉触觉里。他像进拴柱媳妇的红小袄那样,把手从德奎家的衣领里探下去。德奎家的解开衣襟解散红肚兜带子,把白亮的两团肉香敞在他的鼻唇前,他把脸把头都埋进去,用手抚她松软的肚腹,抚下去抚到山羊胡须一样,德奎家的把他的手紧紧摁在哪里,微喘着说:

不能,不能,今儿脏的咧……

齐民哆嗦着嘴唇,喃喃说:我难受……德奎家的说:那,我吃……她爬上炕,他把一棵红色的小树长成了初放的香菇一样,然后,他推开德奎家的嘴唇,说:不行,不行,这不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2 18:12:54 [只看该作者]

 

两个人身上都沁出了汗星,跟野物兽性博过一场似的,瘫在炕上。德奎家的手里把那棵小树盈盈一握,轻喘着说:这可是好壮的葵花盘,里头的瓜籽子都饱饱儿介,撒出去就能种一片,开一天世界的花儿。

齐民握紧了德奎家的手腕,想拒绝她的把握,又无力推开,只是把她的手腕越握越紧。这时候,窗外有朦胧的亮光在院墙上面的坡地上一晃又一晃。德奎家的才惊觉,天黑了,窗户没有拉上窗帘。急忙拿边上的衣物把齐民盖上,一面跪在他身边整理衣襟,一面说:

还好,没点灯,外面看不见,快点起炕。你喝点水……

齐民就爬起来整理好衣服,端起水碗大口大口地喝。德奎家的拉了窗帘说:下地,快走,不能在这家呆的。齐民喝完水,就下地蹬上翻毛靴,腾腾走两步,说:没事,我回哇,回知青点上……德奎家的扯他袖子一把说:瞎说甚了,这阵出去不是叫人明看笑话咧?

齐民就有点木然,听凭德奎家的扯着衣袖往外走,稍一醒神,回头又从炕上抓起自己的皮大氅披上,对德奎家的说:你也得再穿点哇?德奎家的说:不冷,快走!

走到院里,德奎家的对齐民指指菜窑,自己不声不响地去插门闩,还把门闩扣上的锁头锁了。然后到菜窑跟前开锁进去。

 

进了菜窑,德奎家的点油灯,关窑门,从里把窑门插上门闩,然后说:这行了,没事了。两人长出一口气,慢慢走到菜窑深处,在莜麦秸秆堆上倚着几麻袋粮食坐下来。歇一会儿,德奎家的靠在齐民肩窝,说:你那儿没事了哇?齐民脸上一烫,暗底里挺一下腰,说:没,没甚事……德奎家的手一探,说:真好咧,真的想吃了……齐民摁住她的手不说话,仰靠在粮食上,看着菜窑的穹顶上面一弯一弯铁锹铲挖过的痕迹。

 

静了一会儿,忽然,齐民听到身后有一阵脚步,脚步像踩在鼓皮上,回声空空洞洞。他惊得回身探望,却看不到什么。接着,他听到大喇嘛和杨生贵,还有巴脑袋、会计保管的低声话语,杨生贵嗓门厚重,他说:

年前,这点粮赶紧送口里换点钱也好,换点玉米也好,看咋给各人分了。

大喇嘛说:还是玉米好,有吃的心不慌,变成钱尽瞎花了。现在大同或是阳高那边,一斤莜麦换多少玉米?

会计说:一斤换二斤。巴脑袋说:换成玉米就是五千来斤粮,人头摊的话,也才五斤一个人……保管说:那咋办,从籽种里头再扒拉点,咋也得一人分个十斤……

大喇嘛说:十斤?风一吹就肚饿得前心贴后脊梁。一人一百还凑乎。杨生贵说:明年哇,再寻一个凹地,垦它两百亩……会计说:说得容易倒,两百亩得多大一片,黑地瞒报,要脑袋咧

齐民看着德奎家的,德奎家的也看着齐民,两人眼睛里都有问号像水里的苇草一样升起来,长的短的问号升起来。

德奎家的低声探问:都听见了?

齐民点点头,说:这几个家伙,应该当村里的头儿!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远远的路
  3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355 积分:1367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5/9/30 16:31: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3 17:30:51 [只看该作者]

看了几篇,有味道,会继续读下去。

读好文章也要细嚼慢咽,这样方能品得有滋有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7 18:13:42 [只看该作者]

 

 

远远的路说得对,这篇小说方言味浓重,要细细品读,才能嚼出味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7 18:13:56 [只看该作者]

 

 

 

 

23.

 

 年跟前,村里的两挂马车绕沟过梁的到大同用莜麦换玉米,回程为供销社进货,为村里人捎带些需用,来来回回的颠簸。其余劳力都去了西沟,上点岁数的也被杨生贵喊到新筑的渠坝两边栽树。新栽的树秃枝桠杈的戳在土地上,排行整整齐齐,一直从沟里排进村的河沟两岸。数九的雪,晴天飞毛阴天飘花,停停落落。树枝桠杈都挂了冰凌,细细的枝条密密麻麻戳在清冷的空气里。

    这些时,巴脑袋借调到公社又从公社去了县里。公社通知大喇嘛,说,县武装部暂借巴脑袋去县里帮助征兵办工作。

巴脑袋被县里借调?杨生贵想不通,说:咦,巴

脑袋会来事,一天就在眼皮底下领女人后生忙西沟样板,甚时候跟县里钩挂上了?
    大喇嘛也觉得这事有点突然。巴脑袋咋就不吭不哈的能借调县征兵办去?大喇嘛跟杨生贵、会计和保管打招呼去公社,又说,可能还得去县里。巴脑袋能去县里工作,借调也好,长远也好,都是好事。咱是贫协主席,管知青教育,这事问清根源好。

    大喇嘛骑马去的,前晌走,半后晌就回来了。他把马打到西沟渠坝工地,到齐民跟前才站停,缰嚼勒得马儿的前蹄都抓挠到天上去。马蹄一落,他把马鞭打在齐民头顶心,吼一声:走!
    齐民一愣神,过后又咧嘴一笑,说:我知道甚事,走哇。大喇嘛一拧马缰,骑到知青点和德奎家之间的斜坡上,跳下马,往知青点走两步又退回来,站在德奎家院门上。齐民倒拖一把铁锹,皮大氅飘飘摇摇敞开着跟上去,身后留下一串冰雪四溅的叮当吭啷声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7 18:15:42 [只看该作者]

 

 

 

   到了德奎家的院门,大喇嘛把马缰往他怀里狠狠一甩,推门进院。他牵着马跟进去,找院墙下的一棵杨树栓缰。回头的时候,大喇嘛已经掀了门帘进屋,大声吼喊:
    德奎家的,德奎回来呀么?
    德奎家的从东屋迎出来,笑嘤嘤招呼:
    吔呀,贫主席来啦,快进屋……见齐民跟在后面,细眉扬眼地一望,说:快,外面冷,都进屋……
    大喇嘛一进屋,人还没站稳,劈口就问:说,咋回事?德奎家的愣怔地问:甚,甚事?问着,回头瞅一眼齐民。齐民把毡绒帽摘了,往炕上一甩,一面脱皮大氅,一面嘻嘻一笑说:
    我估摸着,巴脑袋把部长签字画押写的那点事都送到县里啦……
    大喇嘛也摘了帽,劈头又拿帽子抽了齐民一下,说:就你们上海人嘴快!咦,嘴快你们咋不跟一村人说,就跟叫驴似的朝天上撅嘴皮?

    德奎家的一听这事,往地下一圪蹴,就抹开泪了。她才哭一声,大喇嘛低声一吼:住你的嘴哇,怕人不知道还是不怕德奎回来剥你的皮?
    齐民笑笑说:贫主席,这事还得怨部长那个老骚毛……大喇嘛说:怨谁怨不着我,咋就说这事跟我汇报过?我要是在公社书记那儿说声不知道,你们说说,该怨谁?
    齐民急着问:贫主席,你真说不知道?
    大喇嘛说:要说不知道,我就去县里说啦,能回来跟你们嚼毛半天?齐民松一口气,扶着大喇嘛往炕上坐,一面拿膝盖碰碰德奎家的,说:贫主席渴啦。

    德奎家的站起来拿脚勾过烧火板凳,一面往锅里添水,忙着掰砖茶烧水。齐民跨在炕沿,给大喇嘛卷了一颗烟,在灶火上点着递给大喇嘛。大喇嘛吸着烟,往炕头的被垛靠踏实,说:
    来来去去的,照实说哇……

    齐民想,部长签字画押写的是真凭实据,巴脑袋去哪揭发,多余的话对他也没啥好。他就把前些时跟大喇嘛在渠坝上说的话重复一遍,说,那会儿说他那天半后晌就走的,是巴脑袋日哄你,也是给部长改正做人的机会,没丢他的人。实际,第二天一清早,巴脑袋才送他上山回公社的。
  
德奎家的听齐民一说,心里有底了,也把部长喝了酒赖下不走,黑上从东屋到西屋缠她,幸亏让知青听见动静踢进门抓了他现行,这么一番话讲给大喇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7 18:17:06 [只看该作者]

 

 

 

 

大喇嘛听他俩这么说,没有骂部长,也没有再怨齐民和德奎家的,把卷烟嘬得黑烟燎气的,说:
    这事,就是写的字据有份量。巴脑袋拿我虚名咋唬部长,也管用。这里头,我看谁也不是个事!一个是喝点酒,一个是女人撩骚,没人撩骚,吓破谁的胆他也不敢。女人撩骚也不是罪,男人要出门挣两个钱养活老的老小的小,把她闲下了。对了,你家老人和娃娃,都回了口里啦,阳高还是大同?

    德奎家的低倒头,应答说:在阳高,那边是我大我老舅的都气喘,又想我们娃娃,我妈就带上俩娃娃都过去啦,还是我俩哥来接去的……
    大喇嘛说:行啦,快过年呀,捎信过去哇,一家人就你一个女人咋行,都叫回来哇……
    德奎家的嗯一声,一面把烧滚的茶舀到碗里给大喇嘛端上。大喇嘛接了茶碗,吹着烫气,说:
    不太地道是巴脑袋,这么大的事,不通气,他就给县里头把字据亮了。这是害人!人家部长念书当兵多少年,才混的这碗供应粮,不容易。这一告,毁了一辈的大事,害人。你们上海人,也有不地道的呀,年轻轻的耍鬼……


    齐民低头不语,腰萎顿下去像把锈蚀的弯镰刀。
    他觉得无地自容,在大喇嘛面前,自己称不起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想起拴柱媳妇和眼门前德奎家的,这样的女人,对男人不管不顾地眷恋,对男人掏心给肺的钟情,只有大喇嘛那样心胸的山村男人才承担得起消受得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4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17 18:17:57 [只看该作者]

 

 

 

 

24.

 

火上房,狼吃羊,娃娃趴在了井沿边,还有毬头担在女人的皮皱上。

这是西口山村传言的世上四大着急事。

 

拴柱媳妇家里的菜窖塌了,塌的彻彻底底,院角下陷进去的坑凹比羊圈都大。她把大喇嘛杨生贵三喇嘛和齐民都喊去看。大喇嘛和杨生贵到她院里看了,对三喇嘛齐民说:

这还看甚?你们俩下手哇,把土取出来,里头压的都掏出来再填石头!

杨生贵抬头观察拴柱家的房,说,这房下面可能走的就是深挖洞那会儿的地道,西墙上得顶几根木头,过年四五月不裂缝就没事,裂缝的话,恐怕得拆了重盖。

大喇嘛说,到保管那儿,看看有没有旧木头,没有的话砍三棵树顶这儿,批条以后跟村里砍的树一次拿公社去批。

他们说完就走了,西沟渠坝和梯田那儿供土不足,天冷挖不动土,山坡的土层又薄,取土难。

 

他们走了,三喇嘛和齐民满院寻称手的洋镐铁锹,只找到一把端柄的铲粪锹。三喇嘛说:我去取锹。

院里就剩齐民和拴柱媳妇两人。

拴柱媳妇揪住齐民皮大氅袖口往屋里引,进了堂屋,齐民就站住脚不走了。拴柱媳妇就把娇小的身子顶在他身前,踮起脚和他眼睛对鼻子的盯着他,问:

咋啦,咋啦?

齐民躲开她的眼睛,说:没咋,这不是一天都忙得唻么?拴柱媳妇说:我恨死个你,恨死你个小上海!说完,仰起脸就拿嘴咬住了他的鼻隆。

齐民吓一跳,嘴里吱唔说:哎,你真咬呀?

拴柱媳妇语音含糊地说:嗯,你敢推开我,我就咬紧点,一口给你咬下来……齐民呲嘴一笑说,行行行,我不推你,不推你……

拴柱媳妇张嘴松开齐民,撩了门帘到院里,说:这可愁死了,新分点山药胡萝卜都在这里头,这也不说,要把我的房也陷塌了去哪住?

齐民跟到院里,接口就说:那好办,跟我住去……

话没落音,他好像自己就吓住了,一张嘴半天合不拢似地朝着拴柱媳妇。拴柱媳妇就噗哧一声笑了,说:这像男人说的话。有你这话,上天了还是下海了,我跟你走,吃糕了还是喝糊糊了,都跟你姓!

齐民就也笑,说:先把这坑挖了,把吃的掏出来哇……

 

菜窖垮塌松了,虽然土里掺和老厚的冰渣,掏挖比西沟的营生要轻松多了。三喇嘛掏到下面,混杂在泥土里的山药和胡萝卜被齐民一筐一筐吊上来,拴柱媳妇就在一旁挑挑拣拣的把山药和胡萝卜分拣在空地上晾着。

三喇嘛在坑底里哇哇地喊:

没啦,都掏成窑啦……

齐民就脱了皮大氅,撑着坑沿下到里面去,一看,想起在德奎家菜窑里听到大喇嘛他们说话的事,心想这院子和德奎家的院离得不远,里面的通道还真是毛主席说深挖洞广积粮时候全民动员,学地道战,挖得底下就像黄鼠瞎佬在山药地里弯弯绕,到处都是空的。

 

杨生贵让人用勒勒车把西沟掏挖的石头送来两车,保管会计他们还搜罗了柳条芭和几根顶墙用的旧圆木。一伙人帮忙在坑底垒石头、拦柳条芭,然后填砂石泥土,把塌陷填平夯实了,圆木拉开等距撑在了德奎家的西山墙。


 回到顶部
总数 59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