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文学作品佳文欣赏 → 张家的事

  共有112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张家的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张家的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5 17:38:58 [只看该作者]

 

 

 

           张家的事
            文/承明

              一

    张王仕婧,满族,据说是慈禧家族的后人。香港凤凰毛衣集团的创始人,一个个子不高,但威风十足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夫人。
          81年,朋友介绍我跟了她十个月。在这之前,我见过上海的豪门,但我走进她家时才知道何为豪门。3000多平米的豪宅,依傍在山边,远处看到的是蓝色的大海,所有的上下房屋,都有廊桥相连,大雨中走动不用被雨淋湿。
    我的老板脾气不好,鲜有笑脸。白天我坐她的车,跟她去工厂上班,晚上和星期天就在家里做家务。洗泳池,鱼池,割草,养花,照顾狗猫,冲洗院子。为此,她多给了我一倍的薪金,包吃包住还多一倍收入,我这个从小被人认为“小少爷”的人,给别人当起了“佣人”。
      她没有打过我,虽然她对其他佣人既骂又打,不过她有过一次用烟缸砸过我,所幸烟缸没有砸中。家里曾有过四个菲律宾佣人,中西两个厨子,一个司机一个我做杂务的我,够一个班了。
      有天,大雨如注电闪雷鸣,我在厨房边的落地玻璃门前望着窗外黑云滚滚,心有所思。主人扑了过来:“养着你一点用都没有,不如猪不如狗,花园的草不去剪,有空站在这发呆。”看她正在发火,我心里发怵,缓言辩解:“太太,好大雨,稍停我就去。”“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她眼里喷着火气,一连说了三个我不管。一股委屈令我鼻酸,一咬牙我冲进了滂沱大雨中。
      一分钟后浑身湿透,冰冷的雨水令我不停地颤抖。我开着电动的除草机在水中草地上走,眼泪顺着雨水流淌不息。“电死我吧!”我呼唤着那插着电的除草机,“劈死我吧!”我呼唤着电闪雷鸣。
    二楼寝室的阳台上,站着主人张太太,这一幕她看在了眼里,好像在叫唤着什么,雨大风大,听不见我也没有理会她。
    菲佣撑着伞走了过来,告诉我太太让我回去,我没有理会她。又过了一会,两个菲佣撑伞过来喊我,说太太叫我回去,我依然没有理睬她们。不一会,两个菲佣给太太撑着伞走到了我的身边:“你就那么犟,说你几句就犟脾气来了,快回去吧!换衣服別着凉了,不然又是我倒霉。”她的语气明显带着了暖意。我不啃声,但事至如今也不能太过矫情,否则也该背包辞别了。
    去哪里安身?去哪里赚这一倍的薪金?再委屈我也要忍住。我关了机走回自己的房间,尽管,那泪水不听话地一直流着,我从不怕苦也没有试过为苦难而流过泪,那天我却哭了个够。
    那次以后,太太再也没有大声骂过我,也很信任一直提拔我。但十个月时,我还是毫不犹豫离开了她,因为屈辱一直折磨着我,令我感觉透不过气来,我快崩溃了。
    一年后听说她去世了,原来她早得了血癌,心情一直不好。愿主恩待她,她是个极其能干的人。
    第一张照片是我当时的我,那套衣服是她大儿子结婚时送给我穿的,最后一张是她养的狗,无论我怎么照顾它们,可它们永远对我横眉冷对。
    如果要按地位排列的话,那对狗排在第一,而我却该排在第九。


[本帖被加为精华]
版主评定:好评,获得10个金币奖励好评,获得10个金币奖励
(理由:好文章)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5 17:40:00 [只看该作者]

 

 

                              二

    二少爷让我称呼他二少爷,因为他排行老二。老大因得罪了他母亲----张王仕婧而被逐出家门,我没见过,据说在当一名出租车司机。亲儿子得罪了,也如此下场,可见母亲之铁石心肠。
    二少爷姓张,是美国波士顿大学毕业的优等生,据说是NO.1,反正是极其优秀的孩子。他长得矮胖,笑嘻嘻的,与外人接触特别没有距离,也许这和美国教育的影响有关。
    只有对我,他是十分严肃的,也特别讲究彼此的身份,主人是主人狗是狗,那年代的主人和狗远没有今天那样融洽和亲密。我坐他的车去上班,他的箱子交给我了,我拎着箱子跟在他后面,急急忙忙的确实就是个跟班的。到了公司门前,我也爱面子总想把箱子还给他,不想给同事看到,他不接,一直要我在众目睽睽下,送他到办公室门口才接了手提箱,放我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为何要把家里的那种工作关系带到公司里?我不明白,也没有机会问过他。反正,如果是我,一定会给人留点面子,不会如此强人所难。
    二少爷,这种电影里的称呼,如噩梦般萦绕在我的心头,那种不快压迫着我那骄傲的清高,令我在午夜梦迴时泪眼涟涟责怪自己。且不说辱没家门祖先败坏斯文,父亲地下若知我沦落于此,不知会给我多大的责罚了!
    男儿能屈能伸,胯下之辱也有拜将之时,内心深处的另一种声音不停劝解我,要我忍耐。
    花开花谢,数十年春秋早过,我也安度幸福晚年了。庆幸的是,我并非如二少爷般靠母亲庇荫,而是用自己的苦水浸出了后半世的甘甜。
    想不到吧?二少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5 17:43:22 [只看该作者]

 

 

 

 

 

                           三

    三少爷没让我称呼他三少爷。他有点美国派头,让人称呼他英文名。一米八的个头,是个大胖子,准是在美国留学的缘故,吃油炸食品太多。
    他很少回来,由于对人和蔼,下人们都与他不拘谨。每次回来,他妈都给他买头等舱,那年的我还没坐过飞机,不知道这头等舱里会不会有床睡觉?
    他一回来,全家都忙乎开了,厨房煮着喷香的食物,佣人们跑上跑下地为他收拾房间。太太也出现了,大声吆喝着吩咐这叮嘱那,这儿子她喜欢,总要为他安排的妥妥帖帖的。
    三少爷回来了,几辆车浩浩荡荡开进了院子,除了他微笑着下了车逐个拥抱他的家人外,车尾箱拿下了十来个大箱子,每个都奇重无比。
    那些大箱子都交给我背上他那在三楼的卧室。箱子很重,我撅着屁股把箱子驮在背上,好在有下乡背麻袋的经验,于是我一步步往楼上爬着,心里唱着那《大路歌》,“嘿哟嚯哎嘿嚯嘿,嘿哟嚯嘿嘿嚯嘿…”
    三个箱子搬完后,汗水满头。每一步上台阶,低着的头,都能看见跌落后摔碎的汗瓣,打蜡的楼梯上,走着我结实的脚步。
    三少爷是个好人,笑嘻嘻的大胖子,每次回来也忘了给下人们每人一块巧克力作礼物,和大家说话也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
    休完了暑假或寒假,他又要走了。如同他回来时一般,全屋的人又要大忙一次,这回是送他走,回美国继续学业。
    那些大箱子,又被他妈塞满了,又由我一个个背下楼放进车尾箱,依然一个个非常的沉重。
    下人们排着招手致意,三少爷走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5 17:46:35 [只看该作者]

 

 

 

 

 

                             四

    张家的老爷早逝,我没有见过。 张王仕婧的张,乃是夫姓,虽夫已去但仍顶夫姓,一则表示遵循老派人家的规矩,二则表示对亡夫家族的尊重。社会上对其仍以张太太称之,而非跃称其为王女士。
    据说,老爷仙逝前有了一个遗腹女,夫人生女时也早过了四十中年。究竟是否遗腹女,我未敢问过,但家中确有一个如同掌上明珠般的小女儿,那是最真的事了。
    家中诸人深深疼爱的小姐,还在上小学,每日有司机送去上学放学,剩下的时间就留家做功课。
    小姐,是张家人对下人态度的浓缩。她对所有外人都有“谢谢!”的礼貌,这是一种教养,但惟独对下人从来没有,没有人教过她如此分辨,但与生俱来的上下人等之分,在她身上是深深刻划着的。
    她对下人冷峻的出奇。司机送她,她从不自己动手开车门上下,一定等司机停好车,走来帮她开门,她坐在车里没有表情也一动不动。如此风雨无阻接送,她从来没有谢谢司机师傅一次。
    几个菲佣日夜照顾她,跟着她后面背着书包跑,她从来没有一句礼貌之词,尽管,那些菲佣在她们自己的国家都是硕士生,千条万拣才来到张家为佣的。但是,据我观察她们心头的委屈比我更多。
    我与小姐没有很直接的工作关系,但她没有忘记过我。晚上九十点钟,她经常会巴巴地用内部电话把已经睡下的我叫起,给她拿一盒牛奶,烤一块面包干作宵夜。
    冰箱在那里,厨房在那里,烤箱在那里,厨师在那里,偏偏老远地叫我去帮忙作何呢?尽管老大的不愿意,但每次我还是起身来帮她做了,当然,从来不谢。
    小小年纪,她眼神中的冷峻却功力深厚。任何一个下人试图因为她年幼而想拉近关系的,她会用极其淡漠疏离的口吻让你止步,她和你同时站在门前,她会用不容抗拒的声音吩咐你:“把门打开。”而后,抬着头走了出去,当然,没有感谢。
    这完全没有西方教育的体现,人人平等礼貌相待,在张家完全没有存在的空间。这儿弥漫着中国皇朝对太监宫女们的治理方式,令人难以想象。
    小姐那阴冷的表情令每个下人深深记得,在她十来岁时候,在那公元一九八一年的夏季。
    如今,她也早已为人母,年近半百了吧?
    那种态度是否还会继续传承?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李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166 积分:7907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8/21 13:3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6 8:45:27 [只看该作者]

   如果是纪实,很难想象承明还有这样一段人生经历。谢谢西江月的介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丫
  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374 积分:14153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5/8/21 10:56: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6 9:25:15 [只看该作者]

    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三、四十年代中国社会的等级观念何其严明!有钱人的不可一世,让人从心里打寒战。想起一句话“苦难是最励志的教育”。相信作者一定天苦难中浸泡出一颗坚定的心,从屈辱中走出一个坚挺的人。
    其中有一个称呼很耐人寻味——“小姐”。旧时指有钱人家出身的女子,现在说的富二代女子。由此衍生出一个词——小姐作风,公主病。现在的的小姐可不能随便叫,否则轻了挨骂,重了吃耳光。其中缘由你懂得。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6 9:46:47 [只看该作者]

 

 

回老李:确是承明亲身经历。

 

回黑丫:事情发生在1981年。

 

 

谢谢两位关注!

 

下面继续转发。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6 9:48:19 [只看该作者]

 

 

 

                             五

    张家经常性宴客,一则家中有中西厨师,总要给他们有发挥的机会,二则因张太太交游广阔,社会各界贤达均有涉谊。家中客厅很大,接近200平的客厅里,临时安上中餐的大圆桌,或是西餐的大条桌,气派,也绰绰有余。
    那欧式的古董烛台,银的餐具,绣着家族标记的餐巾构成中世纪欧洲贵族的气质,配以高高的烛光,升华了晚餐的氛围,令客人心旌摇动恍似入梦。
    中餐的圆桌上满是皇城餐具,明黄朱红清晰抢目,一应碟架盆碗照规矩一个不少,庄严贵气覆盖桌面。
    逢来人或过年是下人的喜庆时间,客人们为感谢接待,多会派发红包,面子是给主人的,实惠却是给那些忙碌的下人们了。这红包的内容时大时小,最小时不过十元,最大时试过每人千元,下人们也会有势利的回应,或淡淡或殷勤,那也是人之常情了。盼着请客,成为了下人们的副业。
    那天下午,太太的加长卡迪拉克停稳在客厅门前,我开了大门后回到客厅前,帮忙打开车门。
    车里下来的是太太和一位女士,我定睛一望喜上心头,这是我的偶像,也是千百万当时中国人的偶像,魔音歌后邓丽君。迸发出来的欢笑我无法自制,满面的喜悦堆出了灿烂,不由自主地道好:您好!邓小姐。
    我与她站的很近,她优雅地对我回以微笑,主动伸出手与我相握,  “你好!”她那宛如银铃般的声音,吐出那两个字是那么和悦动听。
    “我与你同岁。”我说出了那么不合时宜的话语,女士不说年龄,我却一语道破,实在口拙嘴笨的可以。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注意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扶着张太太进了客厅,微笑一直保持在她那可爱的脸容上。
    我见到了心中的偶像,这是我从来没有敢去想象的事,在大陆刚露头角即被万户知晓,那柔美特殊的歌声风靡全球华人区,她是百年唯一。
    我徘徊在门外,总想找个理由进去再见她一面,可是这不合规矩,我平时也不可以随意踏入那个客厅,我的活动地区在门外。
    一直到她离去,我再也没有找到机会和她再见。她坐上了车离去了,我只能在窗外招手致意!看不见里面的情形,遗憾笼罩了那一晚激动不已的心头。
    短暂的一次见面,身份的极其悬殊,那手上的温度却是无界限的,足以让我回忆这辈子。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她对我最后的一望的缘故,那年,我长得和成龙相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6 9:49:41 [只看该作者]

 

 

 

                        六

    司机文姓,小个子,不到160公分。沉默寡言却灵活且稳重。他开的是加长版的卡迪拉克,22尺长,车内极其宽大装饰豪华,在1980年的香港,这也是一部十分起眼的豪华座驾。
    他坐进驾驶位,从迎面来看,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太矮小了。可是,他具备了一个好司机的一切能力。驾驶那么大的一部豪车在弯曲的山路上飞驰,又快又稳当,不但太太喜欢并放心,我们坐过他开的车,也是十分佩服的。
    张宅居于清水湾道212号,因此他家的车牌也是212,没有英文字母的车牌,更显珍贵。这条道上住着都是名人,盖的都是豪宅,虽道路弯曲,但绿树掩映,十分幽静安谧。
    文司机大我几岁,我称他文哥。他是我身份转换后一个生活和法律观念的导师,由大陆人变为香港人后的很多观点,处理方法均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经常不由自主地透出,于是就有了他毫不掩饰的直言纠正。
    他不断介绍香港的人文,对突发事件的处理方法,告诫我不要随心见义勇为挺身而出,要习惯报警依靠法律的保护。有一次,我们看见厂区附近,有一个小伙子暴踢商家的招牌,我本能地推开车门欲下去看热闹及管闲事,文哥厉声制止我的欲为,“你不要惹事,动不动像大陆那样充勇士,你们两句不合就会动手,结果是你们都要坐局子,你还要因此而被送回大陆,不能再来!”
    最后那句话吓到了我,不能被送回大陆,我回去就无单位无房子无人收留,我不能回去。
    于是,我开始学习忍耐冲突,忍住挺身而出,习惯遇事报警,而非凭一己之力解决纷扰,解决恩怨。对于对不对不再是我的首求,安不安全才是第一位考虑的因素。
    文哥讲义气,肯帮忙。无论是我的事,或者是菲佣的事,拜托了他,一定会不慌不忙帮你办了,从不张扬也不自我表扬。他的工资比我们多,经常会买些小点心给我们尝尝,他不善言辞也不会笑脸常在,板着脸走过来,把提了的东西放在桌上,一句话,“你们尝尝。”不管你们如何谢他,从没听见过有任何回音,连鼻子哼一声都未试过。
    我先他离开张家,十多年后在街上曾见过他夫妻俩,不知年届七十的他,好吗?!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江月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62 积分:3255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2 17:24: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6 9:51:44 [只看该作者]

 

 

 

                              七

    张家有六台车,一台加长卡迪拉克,一台蓝色的林肯,一台米黄色的沃沃,两台德制的奥普,还有一台买菜的小车。晚上,买菜的小车就由文哥开回家去,一早他再开回来。
    文哥晚上不在,院子里排车停车调头车的事都交给我了。先把车一辆辆倒出停车处,停在花园的路边,待我扫完狗屎,冲洗完地再一辆辆调头停好,等待少爷们起来自己开出去。
    开车这玩意还是文哥一手教的,别看他平时沉默不语,那教车时的骂,那可不是一般的流利。没几次后,他就不怎么出声了,问他:“我怎么样了?”他沉着脸回答:“你是要我表扬你?”
    这都是上了天的评价了,我乐呵了半天。
    风油助力器,我这以前从未听过的东西,在大陆拨弄过的解放牌也好,北京吉普也罢,没有这种东西。在文哥手里第一次尝试了用手指就能开车的乐趣,据说国内是九十年代以后才有了这类的汽车,那玩意令开车驾驶者轻松了太多,简直就是妙不可言。
    文哥喜欢喝早茶,有时他特意早来,悄悄带着我去山后的老街喝广东早茶,简陋的桌子,两条板凳,浓酽的普洱茶,几笼几碟一份报纸,这是进张家后唯一的休闲,也是唯一需要自己花花钱过瘾的时候。各看各的报纸,时而喝一口烫烫的浓茶,那舒坦,令我忘却了一切。
    喝茶是主人未起床的时间里发生的事,一会儿,我们都得各自去忙乎了。
    日子静悄悄的过着,幸好,我有了文哥这个伴。


 回到顶部
总数 30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