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文学作品原创版块 → 滴血大教堂前的随想

  共有9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滴血大教堂前的随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君平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00 积分:1940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1 16:20:08
滴血大教堂前的随想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5 12:21:08 [只看该作者]

  滴血大教堂前的随想

 

   莫斯科、圣彼得堡双城游现在非常热门,许多人还写了精彩的游记,比如网友刘毅华君。不久前我也去了这两个城市,所见所闻,“于我心有戚戚焉”,有感不能不发,那就在别人之后来个拾遗补缺吧。
 
    俄罗斯有好几个滴血教堂,圣彼得堡的滴血大教堂最著名。它座落在格里博耶多夫运河(以前叫叶克捷琳娜运河)畔,高80余米,仿佛童话世界中的城堡,巍峨、精致、华丽,还带有一点点稚拙—见到东正教教堂顶端的扁圆造型,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令人捧腹大笑的动画片《洋葱头历险记》。如此多姿多彩的教堂为何冠以滴血?这与它的外形以及旁边轻轻流淌的河水、近前笑语盈盈的集市太不相称。然而,它,确实是为一桩发生在此地的血腥的刺杀事件而建。被刺而亡者是被誉为“农奴的解放者”的亚历山大二世。

   亚历山大二世生于1818年,他是尼古拉一世的长子,亚历山大一世的侄子。8岁那年,浪漫主义诗人茹科夫斯基成了他的首席教师。茹科夫斯基被普希金视为自己的守护天使,有着高尚的人格,他的精心哺育,结出了人道主义成果。19岁那年,身为皇储的亚历山大二世由茹科夫斯基陪同,作了为期半年多的全国旅行。当他们来到西伯利亚一个小镇时,看到一群神情沮丧的“十二月党人”正在教堂进行祈祷,皇储禁不住热泪盈眶,面对流放者他深深地鞠躬致意,所有人都感动得哭了。回到彼得堡,他要求父亲宽恕这些受难者。尼古拉一世不相信眼泪,但出于统治者的权谋,还是同意了儿子的请求。就这样,许多“十二月党人”被调遣到高加索服役,有的还恢复了贵族身份。几年后访问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爱上了这位笑容甜蜜的皇储。他们一起看戏,一起跳舞,最后吻别时,皇储送给女王一只宠物狗,她天天把它带在身边,直到小狗死去。性子暴烈的尼古拉一世担心这种诗意般的温柔,他曾经多次挥舞拳头冲着儿子狂吼:“罗曼诺夫家族不要奶油小生!”“俄国的使命是让世界恐惧!”双重教育形成了亚历山大二世柔弱和坚硬兼具的双重品性。

  1855年,尼古拉一世因克里米亚战争的惨败而服毒自尽,37岁的亚历山大成了新的君主。新君主不想对国家进行根本性的变革,但迫切的强国之梦又激励着这位罗曼诺夫的子孙奋不顾身地投入到艰难的改革之中,弟弟康斯坦丁和婶婶伊琳娜等一批改革派成了他的积极支持者。有一个统计数字颇能说明改革的成效:亚历山大二世登基之初,俄国铁路的全长只有965公里,至1881年达到了22,525公里。1861年,他签署了废除农奴制的《2月19日法令》,尽管这个法令没有彻底改变农民的贫困处境,但它毕竟使他们获得了人身解放,为俄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创造了条件,亚历山大二世的名字也由此而载入俄罗斯乃至世界的史册。这里不能不提的是,俄国两大文豪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在亚历山大二世时代写出了伟大的作品,而且,像这个时期那样的文学繁荣以后在俄罗斯(包括苏联时代)再也没有出现过。

   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遭到了两方面的夹击,保守派因自身利益受损而攻讦、阻止改革;激进派认为只有除掉沙皇,消灭专制,俄国才能得救,为此他们进行了6 次未遂的刺杀。
   这是第7次。

   1881年3月13日(俄历3月1日),初春的大地冰雪未融。下午,亚历山大二世在训练场阅兵完毕回宫,当他的马车经过叶克捷琳娜运河时,遭到了民意党人的袭击。第一颗炸弹损坏了马车,沙皇居然安然无恙。他没有听从劝告改乘随行的雪橇离去,还想看看爆炸波及的周边,在卫士的簇拥下他又信步向前走去。运河边,另一个“猎手”正虎视眈眈地等待着“猎物”……“轰”的一声,一团硝烟散开后,滴血的尸体、滴血的伤员和残物、残雪在地上狼藉一片,倒下去的有沙皇、卫士、刺客,还有路人。亚历山大二世为何不迅速离开爆炸现场是个谜,有人揣摩,是他厌恶改革的反对者,厌恶像追逐野兽一样追杀他的极端分子,厌倦了因不被理解(包括他的情爱)而造成的孤独生活,人生若此,不如归去。这种分析似乎符合他的性格:有懦弱,但更多的是决绝,有点普希金式。

   这次刺杀的指挥者叫索菲娅,行动的暗号是她—后人用诗化的语言描写道:“轻轻地挥动蕾丝手帕”,那意境使人想起“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这支歌—杀手下手亦温柔。奄奄一息的亚历山大二世被护送到宫殿时,年轻的多尔戈鲁卡娅(亚历山大二世新婚不到一年的第二任妻子)将一撮秀发放在萨沙(亚历山大的爱称)滴血的手中,以纪念他们十余年来刻骨铭心的相爱。两个叫“娅”的女性都很浪漫,那叫血色浪漫。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君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00 积分:1940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1 16:20: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5 12:22:46 [只看该作者]

   历代沙皇笃信东正教,为了纪念亚历山大二世,1883年开始建造滴血大教堂,1907年完工时,亚历山大二世的孙子、尼古拉二世主持了落成典礼。与沙俄的国歌歌名相反,上帝并未保佑沙皇,11年之后,尼古拉二世夫妇以及他们的5个子女(另外还有1个皇家医生和3个仆人)一起滴血叶克捷琳堡,罗曼诺夫王朝寿终正寝。倒在血泊中的5个孩子,最大的22岁,最小的14岁,正值生命中最美的花季。

    亚历山大二世遇刺地点就在滴血大教堂里面,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进去,只得徘徊在教堂周围和运河岸边。仰望教堂,它静静地矗立在晚风夕照中,俯视河水,河水默默无语,何处再能找到点滴历史碎片?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声拗口的中国话把我从沉思中叫醒,原来是一位俄罗斯人来兜售他的集邮册。册子中有一枚邮票(看得很匆忙,可能是画片)的画面是苏里柯夫所绘的《近卫军临刑的早晨》,呵,滴血,又是滴血,在眼前这片繁花似锦的大地上,因为政局的变革和政权的更替,不知牺牲过多多少少生灵,流淌过多多少少鲜血!人血不是水,要是“十二月党人”当初到了法国之后能跨海再去英国取经,俄国的结局将会如何?近代世界和现代世界的格局又当如何?哟,历史哪有这样假设的,我这是 “又向荒唐演大荒”,不要再想下去了。

   1998年7月17日,在彼得保罗要塞举行的尼古拉二世遗骸安葬仪式上,叶利钦发表演说:“安葬沙皇这一天是俄罗斯民族走向未来的一天……恐怖、血腥的统治已经被抛弃,它成为历史长河中逝去的水花。”

    恐怖、血腥的统治虽然被抛弃,但转型期的国家,矛盾重重,困难重重,特别是复杂的民族问题使俄罗斯至今依然滴血不止。罗斯,罗斯,苦难的罗斯,难怪它的文学、音乐、绘画蕴含着深深的忧郁。可是看看走在大街上的人们,他们的绝大多数,步履是多么的矫健,笑容是多么的灿烂,这毕竟是一个强悍的民族,乐观的民族,尽管前面的道路崎岖又漫长,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战胜困难,实现俄罗斯伟大的复兴。
   愿世界告别滴血!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661 积分:4521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5 14:23:58 [只看该作者]

李君平老师《滴血大教堂前的随想》拜读!

 

政治与政权的斗争总是那么残酷!愿世界告别滴血!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叶知秋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57 积分:1462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7/8/21 17:02: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5 17:33:11 [只看该作者]

  拜读李君平君的文章,让我重温那段滴血的历史。无论如何,亚历山大二世沙皇坚决主张废除农奴制,也算是推动俄罗斯在转型的路上起了进步的作用。叶利钦“安葬沙皇这一天是俄罗斯民族走向未来的一天……恐怖、血腥的统治已经被抛弃,它成为历史长河中逝去的水花。”的话更是寓意深长。
  和李君有同样的愿望:愿世界告别滴血!

  滴血教堂建的较晚,其蓝本就是莫斯科红场附近的华西里教堂,晃眼一看,觉得这两座教堂有孪生之感。但毕竟滴血教堂建于19世纪,建筑材料和设计审美都相对现代得多,那几个洋葱头的装饰,真觉得有些奢华。
  我去俄罗斯还是苏联解体后的第二年,即1992的10月。25年过去了,俄罗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的该再去一次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李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122 积分:7603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8/21 13:3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5 19:38:36 [只看该作者]

    我以为只有叶知秋喜欢写游记,原来李君平、西江月都有佳作,可喜可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3068 积分:16861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6 17:16:19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李君平在2017/9/25 12:22:46的发言:

      因为政局的变革和政权的更替,不知牺牲过多多少少生灵,流淌过多多少少鲜血! 要是“十二月党人”当初到了法国之后能跨海再去英国取经,俄国的结局将会如何?近代世界和现代世界的格局又当如何

我们的历史教材,总说英国的革命过于保守不够彻底,法国的革命彻底而坚决。回顾历史,英国的光荣革命之后,国家稳定和谐,没有发生动乱;而法国的革命,导致无裤套人的专制统治和巴黎公社,暴力不断,社会动荡。上世纪初,我国有不少青年出洋取经,其中可分好几派:赴英美的,重民主反暴力,如胡适就强调民主,而从英国学成归来的地质学家丁文江先生则认为暴力革命是放火,凡放火难免会有趁火打劫者,宣称自己是救火者不是趁火打劫者;相较于赴英美取经的,东渡日本的则比较激进,不如去英美的平和,如鲁迅等;还有向法国向俄国取经的,则信仰暴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君平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00 积分:1940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1 16:20: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6 20:43:27 [只看该作者]

     谢谢大家的阅读。其实我写景状物的水平很差,写不好游记。写这类随笔嘛,囿于史识,就怕“又向荒唐演大荒”,请朋友们各抒己见,谈谈文章的不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3068 积分:16861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6 22:01:48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李君平在2017/9/25 12:22:46的发言:

   罗斯,罗斯,苦难的罗斯,难怪它的文学、音乐、绘画蕴含着深深的忧郁。 

我们这一代人唱了不少苏联歌曲,如《莫斯科郊外之夜》《小路》《山楂树》《喀秋莎》《红莓花儿开》《共青团员之歌》等等,都是清一色小调歌曲,即主音落在6(拉)上,其主三和弦为由613(拉哆米)组成的小三和弦。小调歌曲的音乐特征就是深沉忧郁,不像主音落在1(哆)上、主三和弦为由135(哆米嗦)组成的大三和弦的大调明快。甚至《我们举杯》“美好的节日里,约几位好朋友,在一起欢乐聚会,为祖国繁荣,为大家健康,我们来干上一杯”也毫无例外地配上了小调旋律,带有明显的忧郁色彩。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远远的路
  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292 积分:13318 威望:0 精华:19 注册:2015/9/30 16:31: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7 7:46:56 [只看该作者]

    拜读了,也懂得了何谓滴血大教堂。很血腥却很精彩!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1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054 积分:17499 威望:0 精华:37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9/27 11:59:07 [只看该作者]

 

      游记如果脱离了历史,它就是单薄的,君平对俄国的熟悉,加上这次去实地走访,写出来的文章就是丰满而又见地,学习拜读了。


 回到顶部
总数 18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