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文学作品原创版块 → 1977,我的高考记忆

  共有54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1977,我的高考记忆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890 积分:16627 威望:0 精华:37 注册:2015/8/21 10:32:58
1977,我的高考记忆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3 10:37:48 [只看该作者]

 

今年是恢复高考制度40周年,教育系统有个征文,故搜索枯肠做了一次回忆,先在网上发了再去征文吧。

 

1977,我的高考记忆

 

       

    激荡人心的1977年高考已过去40年了,然而,当时的情景还如同昨日,时时浮现眼前,因为它太难忘了——那百废俱兴后的翘首期盼,那每家每户每天议论的主要话题,那浓烈火爆的报名声势,那漫天大雪里熙攘的赶考人流……

 

    我是1969年从宁波去黑龙江支边的知识青年,那时我还在黑龙江集贤县,但已经从农村抽调到县城的工厂。19779月的一天,单位叫我去县委党校学习,因为党校学习的基层骨干多,消息也多,国家要恢复高考制度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我的耳中,我估计可能要比还在工厂的还在农村的人要早知道一个月。早一步获知这消息是我这次党校学习的最大收获,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1977年的高考有几个特点:首先它是冬天考的,记得是1977年的12月底,我踏着厚厚的积雪赶赴考场;第二它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考试,吸引了历年累积的12届毕业生,其实还不止,因为老三届中的初中生也参加了考试,我自己就是,其场面之热烈,竞争之激烈,空前绝后;三是试题简单,科目不多,那年的高考题如果拿来给现在的高中生看,他们一定会嗤之以鼻,而且那时只考四门(语文、数学、政治、史地或理化),外语只作为参考分,虽开设考场,却很少人去考。

 

    说是准备高考,心里也有些胆怯,主要不是怕文化程度低,而是怕没有参考资格。1973年张铁生交白卷的那次,我在生产队报了名,但在公社一级就拿掉了,政审不合格,说我家里有海外关系。1977年终于比较宽松些了,我顺利地取得了考试资格,拿到了准考证,因此信心满满。

 

    我中学是在余姚第五中学读的,这是一所重点中学,当时是非常出名的,1964年曾取得了百分之百的高考率,校长邹积涨也因此到北京参加群英会。我在这所学校里是一个优等生,数学成绩很好,是数学课代表。可能由于这一点,只有初二文化程度的我,居然没

胆怯和高中生们去拼一拼。

 

    话虽这么说,真要考起来也不能盲目乐观的,我要认真对待。我给自己选择了文科,又确定了主攻数学的方向,因为对高考而言,我初二的那点数学知识是根本考不到的,我要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自学完初三到高三四年的课程!而在这些时间里,还要自学政治、历史、地理、语文的课程。

 

    那时准备高考有很多困难,我白天要上班,晚上会停电,没有辅导老师,没有复习提纲,最要命的是借不到书,只好边复习边借书,等全部书借齐了高考的时间也到了。

 

    我相当多的时间花在数学上。自学数学,看看书倒也能看懂,但能看懂是一回事,能解题又是一回事,只有会解题了才算是真正掌握了。我就是常常遇到不会解题或解不出题又没人请教的境地,郁闷得很。终于有一天带着一堆不会解的题目坐火车去我下乡的公社中学找知青老乡请教,旅途中由于专心想问题,被偷了40元钱也不知道,这些钱在当时可不算小数目。

 

    但我也有几件幸运的事;在我东寻西觅到处借书的时候,在集贤三中当老师的女朋友为我借到了的全部课本;收得了已经在牡丹江师范学院任教的插友(现是宁波大学的教授戴光中)寄给我的政治复习提纲,这是我四门课中唯一的一份复习提纲,要是没有这份复习提纲,我的政治课考试肯定不及格;我们厂正好是生产蜡烛的,我住在厂里,晚上停电

的时候点几支蜡烛应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情。

    考试前夕,我有两位还在农村的插友要到县城来考,他们就住到我的厂里,三人一起复习一起去考试。这两人一个是横溪中学的66届高中生毛大雄,一个是柴桥中学68届高中生叶路明,基础都相当扎实。我们三人小组在一起,互相讨论,互相切磋,互相提醒,这几天学习的效率特别高,我也第一次尝到了这种学习形式的甜头。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一起讨论政治题中关于逻辑的三大基本规律,对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我们理解得十分透彻,考时同一律果然出现在试题中。后来我们三人都考上了大学,毛大雄考入了哈尔滨师院,叶路明考进了哈尔滨船舶学院,我考进了牡丹江师范学院。

    那年参加考试的人实在太多,不得不设置初试和复试。第一轮初试淘汰了很多人,题目却不难,数学题几乎就是课本上的例题,我至少在90分以上,考完后觉得很有把握。

 

    复试是在12月底,我在集贤县五七中学考。第一课照例是考语文,里面有些文言文和语法题,不算难,比如有一个无穷匮的“匮”字解释,这是《愚公移山》里的内容,现在的初一课文。作文题事先一点也没想到,是“每当我们唱起《东方红》”,那就不知道怎么写了,只记得当时思路很乱,七拼八凑的,耗尽了时间,几乎是铃声响了才写完最后一个字。

 

    数学比初试时难多了,我被一道平面几何题难住了,怎么也添不出辅助线来,而这道题目却是分数最高的,有14分!我左思右想不得要领,幸好在最后的时刻灵感来了,被我想出来了,这一胜利使我看到了一线成功的希望。后来知道这次数学考了68分,这在文科生中已相当高了,因为当时文科生考数学几乎都不及格,我上学后还获知班上有个同学的数学分数是零分,可以说我考上文科靠的是数学分数。

 

    史地的考试题有黄巾起义的日期,有巴尔干半岛的五个国家,政治考则有平时准备到的同一律等。那个巴尔干半岛五个国家的问题我得益于平时的唱歌,那时在农村没有任何书籍看,我支边离家时带了一本《外国名歌200首》,平时没事就倒在炕上唱歌,都把它唱烂了,里面有一首保加利亚歌曲《嘿,我们亲爱的巴尔干山》,因此我想都没想就答出了

 

    考完后自己感觉还比较满意,没有大的失误,大家考完出来对题时,大部分还是对的。过了些日子,分数出来了,我四科的总分是298,由于对其他考生的情况不了解,所以对自己所处的分数位置心里没底,所以对自己能否录取心里也没有把握。在忐忑不安中等了两个月,终于收到了牡丹江师院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这是我的第三志愿。文科的学校很少,我甚至填了一个内蒙古大学蒙古文学专业,那时候什么也不懂,这种学校根本不用

填,填了也没用。

 

    我后来在回忆高考的情景时写了一段对韵,它或多或少反映了当时的实际—— 

   

             废对兴,叹对嗟,历年对应届。

             地理对历史,物理对化学。

             你背诵,我默写,归纳对分解。

             废寝西沉日,忘食东升月。

             自学互学处处聚,初试复试场场迭。

             松花江畔,璞玉浑金相继出;

             完达山下,奇才怪杰接踵崛。

   

    200943日,电影《高考1977》在宁波首次放映,宁波晚报与宁波时代电影大世界邀请  我们大学的几个同学观看电影,而后进行了座谈。大家十分感慨那一段难忘的经历,各自讲述了高考的前前后后。第二天宁波晚报就发表了我们的座谈内容,把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培训中心工作的吴仲达跟影片中的知青陈琼联系起来,两人相似的经历是“差点因政策规定不能高考”;把十五中学的周宏波跟影片中的知青张国强联系起来,两人的相似经历是“由知青同伴帮其报名”;把我跟影片中的知青潘志友联系起来,相似的经历是“坚信国家要大变,高考肯定要恢复”。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那年还是我们集贤县的文科状元!这是时隔39年后,我们厂里的一位叫王亚芳的同事在网上发了文章被我看到的。她在文章里写道: “戴晓林大概到现在也不知道,正是他这个文科状元,给整个系统赢得了很高的荣誉。那时我们厂隶属于二轻局,主管教育的是李副局长,此人好大喜功,爱往自己脸上贴金,拿着这个状元向县里邀功。年末二轻局果然被评为集贤县尊重知识、重视人才的先进局,而李局长则是先进个人。”

  

    我们进了大学校园后的事情还不少呢,因为我们许多是知青,年龄都较大了,要经历上学关、定向关、婚姻关、返城关、分配关等等。

 

    说到上学关,许多人可能还不理解,上学就上学好了,怎么还有一关?那时因为当时有部分老三届的同学年龄都很大了,30多岁的人再去读大学有些难为情,有一个同学在上学去的火车上就不敢讲自己是去入学报到的,还有一位伊春的同学已经34岁了,他以为是年龄最大的,都不敢来上学,怕被人家笑话,后来是抱着到学校来看看的想法来报到的。他说,我来看看,如果我是年龄最大的我就回家,如果不是最大的就留下来。结果他排到了第四,不用说他留下来了。要我说,他仅仅是在去留的一念间,所以说是过了上学关。

 

    说到定向关,那是因为我喜欢数学的原故,并且我从小不喜欢语文。高考复习时猛攻了一阵数学,使我更喜欢这门课了,甚至在中文系的课堂上演算数学题,那是后话。入了中文系后我仍在想办法转到数学系去,在同学们的劝说下才作罢,一年后才安下心来。

 

    说到婚姻关,我是牡师院第一个在读书期间结婚的人。因为那时我和爱人年龄都很大了,双方父母都要我们结婚,我开始以为学校不会批准,硬着头皮递交了结婚申请,没想到院里很人性化,批准了我的结婚申请。

 

    我也不得已地挡住了退学返城的诱惑,在1979年的大返城风潮中,班里有两名上海的知青退学回沪了,我却自嘲我拿苦读赌明天。我也经历了莫测的分配风险,最后幸运地从黑龙江分配到宁波十中,旋即调到宁波三中。这里的故事太多太多,一言难尽。

 

    常有人说77届是新中国最优秀最勤奋的学子,我听了不免有些沾沾自喜,虽然我不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但作为整体,我为77届感到自豪。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0289 积分:55954 威望:0 精华:27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3 12:47:34 [只看该作者]

  那年我是没敢去参加,一是怕政审,二是底子实在太薄了。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远远的路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248 积分:13060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5/9/30 16:31: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3 13:44:29 [只看该作者]

       那年的高考确实是一场难忘的经历,国家、个人都如此。而我没有这个经历,因为自知之明告诉我:肯定没有参考的资格,所以关心得很少。但是我确信,77届是新中国最优秀最勤奋的学子,除了我身边的亲人我了解,最可以证明的是八十年代初我在上海师大进修,几个优秀的留校青年教师都是77届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李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106 积分:7493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8/21 13:3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3 15:47:27 [只看该作者]

  我认为最值得庆幸的是黑白间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宁波。我有一个朋友,中专毕业后回集贤县工作。为了返城,他甘愿回生产队,然后以农村知青的身分回宁波。他也是企业编制退休的。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陌客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382 积分:3134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10/16 6:24: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3 21:35:49 [只看该作者]

 

 

         四十年,挥间即逝。但岁月留给人们的是百味的人生,是酸甜苦辣,是无尽的惆怅和回忆。

         77年的多届生高考,是空前绝后的。高考的学子们阅历丰富,有真才实学,有社会经验,他们即是社会变革中的产物,也是国家之栋梁。

         应为之骄傲与自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卧龙岗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383 积分:14245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5/8/20 19:49:3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4 6:34:02 [只看该作者]

       为黑白间上大学的路感到骄傲!七七届,共和国骄子!

 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森花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51 积分:43604 威望:0 精华:15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4 13:25:48 [只看该作者]

     1977年,注定是要被铭记的一年。这一年12月,570万不同出身的考生走进考场,从此,他们的命运出现转折,一个国家的命运也因此改变。时至今日,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已有40年。而我们生活中那些有名的人物,如张艺谋、俞敏洪、顾长卫、李东生、易中天等名人大腕。也都有着属于他们的高考故事,这些回忆见证着中国高考的历史变迁。

    高考,几乎是每个中国学子的必经之路,从某种程度而言,它是几乎所有中国学子的一场“成人礼”。40年来,高考记录了一代又一代人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痕迹。黑白间站长的高考记忆就是其中之印证。

   1977年,被中断了十年之久的高校招生考试制度恢复了,黑白间站长与无数青年学子一样欢呼雀跃,发奋学习,刻苦复习迎考,抱定“要在天下滔滔之中坐定书桌”的决心。在人生中实现了“华丽”转身。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890 积分:16627 威望:0 精华:37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4 22:33:56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觉民在2017/6/23 12:47:34的发言:
  那年我是没敢去参加,一是怕政审,二是底子实在太薄了。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觉民,我也很怕政审。1973年的时候就是因为政审不合格被刷下来,如果这关过了,那年说不定能上天津大学。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890 积分:16627 威望:0 精华:37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4 22:36:17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远远的路在2017/6/23 13:44:29的发言:

       那年的高考确实是一场难忘的经历,国家、个人都如此。而我没有这个经历,因为自知之明告诉我:肯定没有参考的资格,所以关心得很少。但是我确信,77届是新中国最优秀最勤奋的学子,除了我身边的亲人我了解,最可以证明的是八十年代初我在上海师大进修,几个优秀的留校青年教师都是77届的。

 

     远远的路,那时因为唯成分论,搞得我们都很自卑,灰溜溜的,其实底子都是挺好的,可惜。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1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890 积分:16627 威望:0 精华:37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4 22:39:05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老李在2017/6/23 15:47:27的发言:
  我认为最值得庆幸的是黑白间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宁波。我有一个朋友,中专毕业后回集贤县工作。为了返城,他甘愿回生产队,然后以农村知青的身分回宁波。他也是企业编制退休的。

 

    老李,当时如果很明确告诉你退学能返城,我相信百分百的知青同学都会退学。


 回到顶部
总数 15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