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牡丹江师范学院校友沙龙 → 《情归何处》续篇1

  共有30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情归何处》续篇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laserguy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217 积分:3879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5/9/21 6:00:52
《情归何处》续篇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7 20:59:15 [只看该作者]

1
第二个让阿华写入团报告的,是新来的指导员,桑海。
桑海是从三连调来的,齐市下乡知青。长得瘦高个儿,小眼睛眯缝着,一笑起来就更看

不见眼珠子了。
原先他只是个排长,调过来当连指导员属于易地升职,这是体制里的惯例——原地提拔

不容易服众,周围的人太熟悉了。
跟许春华一样,桑海也是那种实干的类型,只不过各有特点——许春华主要用脑,桑海

更多用心。
早先桑海所在连队里有个小伙子,家里老人生病了,缺钱用。小伙子手里也没钱,正着

急上火呢,突然家里来信说,你寄来的钱收到了。小伙子奇怪,自己没寄钱回家呀?后

来查了汇款单上的笔迹才知道,是桑海悄悄地用小伙子的名字给寄去的。
老尹他们分场宣传队把这件事编成了一个表演唱《唱唱咱们的活雷锋》,在大礼堂里演

出。
词儿是沈文忠写的,曲子借用了一首民间小调。
那时候“忠字舞”的标准脚步动作是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身体重心往后靠,后脚

跺地的同时把前脚抬起,那模样很像一拐一拐的鸭子。
这节目的领唱和领舞都是老尹,那段“呀呼呀呼呀”的副歌用老尹沙哑的大嗓门儿唱起

来太像鸭子的叫声了,再配上他卖力的鸭子步,愣是把这个节目演得很有喜感。大伙儿

都说,老尹演得真像一只老公鸭呢。
以后大伙提起这节目,早忘了是表扬老桑的内容,只记得是老尹演的那个“鸭子舞”。

这让沈文忠挺伤心的,觉得老尹毁了他的创作,非得让老尹买酒给他喝不可。
不过季大拿并不这么看,他认为桑海学雷锋的先进事迹很值得宣传,于是就向总场推荐

了桑海的材料。总场宣传科把材料经过文宜修改润色后,再向分局推荐。于是老桑一下

子成了全分局的学雷锋典型人物,各个农场到处跑,做讲用报告。
这下沈文忠又找到理由跟老桑讨酒喝了。老桑笑眯眯地说,没问题儿,没问题儿。
老桑当初给小伙子家里一共寄了二十元钱,可沈文忠在老尹、老桑那儿几回酒喝下来,

酒菜钱早过了这个数了。
总场很重视老桑的巡回讲用报告活动,特地让总场宣传队排练了相关节目,跟着老桑,

他讲到哪里,宣传队就演到哪里。虽说总场宣传队的节目歌词还是用的沈文忠的原稿,

但已经轮不到老尹上台了,而是由总场宣传队的大帅哥邢永江来担任歌舞主角。
幸好老桑没告诉沈文忠,邢永江演完这个节目以后就被黑河地区文工团相中,并且被调

去该团成了一名专业演员。
否则的话,沈文忠这几年就不用自己买酒喝了。


老桑巡回讲用一去得俩月左右,所以他走之前,到卫生所来开一点随身带的常用药。
老桑进门时,老尹正趴在诊疗床上,阿华用手蘸着红花油给他按摩脚踝,屋子里一股药

味儿。
原来上星期老尹演出时跳鸭子舞太卖力,把脚脖子给崴了,在阿华这儿做理疗。
老桑说:“老尹啊,脚脖只(子)好点儿了吧?”
老尹说:“嗯呐”这是学老桑的口音,“好多了,反正印(任)务也完成了。你看病啊

?”
老桑说:“不的,我搝(取)点儿药。”
老桑身体好,很少看病,但苑大夫他是认识的。他跟苑大夫打了个招呼,苑大夫开了张

方子,说,让沈莹莹给你拿一点治感冒、拉肚子和助消化的药吧,得保证咱们的大模范

一路健康平安啊。
老桑刚从外连队调来,跟阿华和沈莹莹都不太熟,搞不清她俩谁是谁,就问:“谁是沈

莹莹啊?”
苑大夫这人,有时很严肃,有时爱逗乐,见老桑挺憨厚的样子,就逗他说:“那,漂亮

的那个就是。”
沈莹莹正在一旁消毒针头针管,没吱声,心想老桑肯定不会猜是自己。
老桑看看这俩女孩,都带着口罩,只露着眼睛,都挺漂亮的,一时有点懵。
要光看眼睛,其实沈莹莹和阿华差不多,都挺漂亮,摘了口罩看脸型和鼻子嘴巴才能分

出高低,老桑发懵很正常。
老桑虽然憨厚,但可不傻,他心想,帮老尹按摩的那个,手上蘸着药水呢,没法拿药,

那就是另一个了,于是就对沈莹莹说:“是你吧?”
一屋子人都笑了,数老尹笑得最响,趴在那儿还举手竖大拇哥呢:“桑指导员你真行!

沈莹莹这下要出名了!”
就沈莹莹一个人没笑,幸亏带着口罩,否则整个一大红脸。
老桑嘿嘿地乐,说:“我没猜错?”
沈莹莹说:“桑指导员,看来还要给你开一点儿眼药水儿,你眼神儿不好。”
老桑说:“猜错了?不会吧?我...我看你...你挺漂亮的啊。”他尴尬时有一点点口吃。
大伙儿笑得更厉害了,苑大夫说:“莹莹啊,把口罩摘了吧,让他认识认识你。”
沈莹莹就把口罩摘了,老桑看了她一眼,说:“嗨,我说的,我昧(没)猜错吧?”
沈莹莹看了看药方,说:“苑大夫啊,要不再给桑指导员开一点儿润喉片吧,做报告费

嗓子呢。”
老桑说:“谢谢你啊,想得真周到,沈英英......啊?沈银银?是沈茵茵吧?对不对?”
沈莹莹说:“沈莹莹,晶莹的莹。二连的。”
老尹说:“老桑啊,你没白夸她。她以前是铁姑娘班班长呢。”
老桑笑笑:“哦,二连铁姑娘班我知道。不过没想到,铁姑娘班长这么...啊...这么小巧。

呃——是团员吧?是?好!嗯,记住了。这个呢?”他指指阿华,“也是二连的?”
苑大夫说:“小钱,钱锦华,都是你的兵。”
阿华转过身,用沾着药水的红呼呼的手掌挥了挥,又指指口罩,表示手脏,口罩就不摘

了。
老尹说:“俺们都叫她阿华。”
老桑说:“嗯,叫阿华,好记。”
苑大夫说:“这俩都是好样儿的,老努力了,肯学技术,认真负责,一般的我还不要呢

。还有个好的,给场部整去了。”
老桑说:“知道,文宜,在宣传科呢。”
苑大夫说:“多提拔提拔她俩啊。”
老桑笑眯眯地点头:“嗯呐,应该的。那谁,阿...阿华啊...”
阿华抢着说:“我不是团员。”
老桑乐了:“哦,没关系,写份报告嘛,啊,青年人嘛。回头我跟谢红英说说,她是你

们排长吧?”
阿华说:“喔,别别桑指导员!谢排长可谈不来。”
老桑一挥手,说:“嗯,下回我来找你!”
老尹“哎”了一声:“老桑啊,你咋不来关心关心俺啊?”
老桑说:“等我回来的,咱俩不都还欠着沈文忠的酒呢吗。”说完就走了。
沈莹莹叹了口气,说:“这个桑指导员,到底是咱知青出身,特和气,跟阎指导员太不

一样了。哎,要是咱们的干部都像这样多好!”说到这里,她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

“坏了!桑指导员的润喉片没有拿!我得赶紧给他送去!苑大夫,我出去一下。”说完

也不等苑大夫答话就急急地跑出去了。
老尹说:“这个沈莹莹,真糊涂!”
苑大夫笑笑:“她才不糊涂哪,仔细着呢!从来没有发错过药。”
阿华站起来,说:“今天先到这儿吧,我得把她扔下的活儿干完,等着用呢。”然后就

去洗手。
老尹边穿鞋边说:“她一会儿不就回来了?”
阿华说:“她这一去,没个半小时回不来。”
老尹犯糊涂:“嗯?不就送个药吗?”
阿华看看他,苑大夫也看看他,俩人都不说话。
老尹彻底懵门儿了:“这都是哪跟哪呀?我怎么不明白啊?”
阿华噗嗤一声笑出来,说:“不明白,那就想一会儿吧。”
苑大夫也呵呵地笑出来,就看着老尹一个人站那儿发愣。


十秒钟以后,老尹回过神来,一拍脑袋,说:“看!我这人将来就是笨死的嘛!......哎?

也不对啊?沈莹莹不是跟张成好了吗?”
阿华看看他,笑了笑,没说话。倒是苑大夫说了:“你认为他俩能好成吗?一个是絮絮

叨叨、爱听爱说,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给人看的性情人儿,另一个是三杠子压不出一

个屁来的蔫吧人儿,他俩有啥可唠的?你问阿华是不是?”
阿华点点头:“嗯,后来每次张成来,我都让莹莹接待。就听见莹莹说话了,那个一声

不吭。”
老尹说:“那是因为当着你们的面儿磨不开吧?”
阿华说:“谁知道?反正莹莹也说了,他俩在一起可闷了。莹莹有一回问他看没看过《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张成居然说,他不懂炼钢知识,可把莹莹给郁闷死了。”
听了这话,苑大夫和旁边的人笑了好半天,老尹也乐了。
两个月后老桑讲用结束回来时,带了一堆礼物回来。
高粱饴和沙果是分给大家吃的;给苑大夫买了支钢笔,阿华和老尹是圆珠笔;奇怪的是

,沈莹莹没拿到礼物,却也没啥反应,还是嘻嘻哈哈地跟大伙儿抢糖果吃。
老尹学乖了,当面没敢问。等老桑走了,沈莹莹不在的时候,才问起这事儿。
苑大夫说:“哪能不给莹莹买东西呢?不好当咱面给罢了!”
阿华说:“早就先塞给她啦。也有钢笔,还有一个大日记本儿,可漂亮呢,不是咱平时

那种塑料皮儿的,是织锦缎的封皮儿!”
那年头男女之间送礼物,吃的、用的,送啥都没关系,只有日记本儿不能随便送,那可

有特殊含义。一般送的人都会在扉页上写几句暧昧的拽文作为赠言。而用的人天天捧着

这个本本,看着那些话,记录着自己的心里话和悄悄话,那感觉,就跟天天都在和这个

送本子的人一起唠嗑、谈心差不多。
所以,日记本儿一般都是自己买;男人之间绝对不送日记本儿,女人之间有送的,少;

男女之间送日记本儿,那就说明对对方有意思了,相当于一个定情信物。
说完这事,阿华又补充了一句:“老桑也真会挑颜色,那日记本儿的封皮儿买的还是个

青苹果绿的。”
苑大夫“呀!”了一声说:“青苹果绿?好酸!”
老尹也说:“可不?青苹果倒牙!红苹果好,成熟!”
阿华笑笑,没说话。
仨人都在想着酸味儿的事儿,可是各想各的。
苑大夫想的是,老桑这酸溜溜的小文人情调跟文宜有得一比;
老尹想的是,青苹果酸溜溜的味道,不如红苹果好吃;
阿华心里也有点酸溜溜的,自己从来也没收到过别人送的日记本儿,尽管从小到大有那

么多人喜欢她。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卧龙岗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365 积分:14137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5/8/20 19:49:3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10 7:15:02 [只看该作者]

        主人公还是《女儿河》的阿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laserguy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217 积分:3879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5/9/21 6:00: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10 9:36:56 [只看该作者]

是的。现在全篇的名字从《女儿河》改为《阿华》。《情归何处》是其中的一个章节。这次发布的是续写的,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卧龙岗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365 积分:14137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5/8/20 19:49:3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10 15:46:26 [只看该作者]

          知道了!谢谢!文章较长,待慢慢细品!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7663 积分:40026 威望:0 精华:15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30 11:50:49 [只看该作者]

长篇文采飞扬,生动地描写了阿华等知青与东北乡亲的故事!加精赞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