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牡丹江师范学院校友沙龙 → [分享]“我曾陪他到邱隘盛垫桥寻根。”鄞响独家专访《马临传》作者戴光中

  共有52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分享]“我曾陪他到邱隘盛垫桥寻根。”鄞响独家专访《马临传》作者戴光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江东小子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92 积分:121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6 10:20:40
[分享]“我曾陪他到邱隘盛垫桥寻根。”鄞响独家专访《马临传》作者戴光中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9:55:12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qq图片20171020095235.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鄞州邱隘盛垫村马海曙的孙子、民国时期著名的鄞县“五马”之一马鉴的儿子、香港中文大学原校长马临于16日辞世,享年93岁。

消息传来,住在上海女儿家里的我市著名传记文学作家、《桃李不言—马鉴传》与《克绍箕裘—马临传》的作者戴光中表示:“很意外,也很悲痛,我们认识了二十多年,他一直把我当忘年交和子侄辈,彼此的心里将对方都当成了亲人!”

戴光中记得最后一次见马临,是2013年去香港,他还去马临家里吃了饭。2014年,马临在香港《宁波帮》杂志上看到戴光中写的关于甬港联谊会会长忻元甫的文章后,专门打电话给戴光中,赞扬他写得好,两人还对此进行了一番交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江东小子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92 积分:121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6 10:20:4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9:56:11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qq图片20171020095242.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记得马老那时候,虽然已经高龄,但状态一直不错,他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散步,上午游泳,不过,最近这些年,他总说自己的记性变得非常差了。”回忆起马临,戴光中感到往事历历在目。  

戴光中记得第一次见到马临,是在1995年全国两会期间,马临作为港澳台的两会政协委员,住在北京饭店。戴光中受市委宣传部的委托,打算为马临写一本传记。此前,戴光中已经出过好几本传记作品,而从为马鉴、马临父子作传开始,戴光中开辟了新的领域——宁波帮人物的传记写作与研究,使他后来成为这方面的较有影响的专家。

“当时,马临已经从香港中文大学校长位置退下来了,但还担任着香港中文大学逸夫书院校董会首任主席,这个职务,他当了20多年,这个书院是他即将从校长位置退休时,邵逸夫专门捐了1亿元港币为他建造的。而他在这期间,还担任着邵逸夫为全国各地教育事业捐款的项目的代理人。”戴光中告诉记者,很小就从出生地北京离开,到香港,再到国外求学,长期在外的马临对祖国对家乡有着深厚感情,也就是他为邵逸夫捐款项目来回奔波的这些年,他在祖国各地考察,甚至到工地现场去看,把游子的拳拳心意都通过劳心劳力而传达出来。

戴光中记得他当时就职的宁波师院,就建造了逸夫图书馆、逸夫职教楼等3个项目,而他后来还知道,宁波逸夫剧院获得邵逸夫捐资而重修,马临在其中也出了不少力。

这样一位对家乡、对祖国有着重要贡献的宁波帮人士,戴光中心里充满了敬意,而在北京找到马临时,马临却提出不要写自己,写他父亲马鉴。马鉴先后在北京燕京大学、香港大学任教二十余年,同时也是著名的文史学者。马临心里,非常希望家乡人不要遗忘把一生奉献给教育事业的马鉴。

就在全国两会期间的北京饭店,马临与戴光中一见如故,一口气谈了整整三天。在看了戴光中的采访提纲后,马临也同意了戴光中写他,而戴光中则作出同时为父子两人写传的决定。

“他非常儒雅,非常谦和,那种传统文化学者的风范令人难忘。我后来还去了北大图书馆收集资料,又去香港采访。在香港住了一个星期,和他再次深入长谈。回来后,我就投入写作,当时,我是用笔在稿纸上写,写完一章,请人打印出来,给马临寄去。每一章看完,他提出修改意见。”

1997年,首届宁波(国际)服装节期间,专门为《桃李不言—马鉴传》与《克绍箕裘—马临传》举行首发式,马临带着家人来参加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江东小子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92 积分:121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6 10:20:4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9:56:49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qq图片20171020095248.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之后二十年,马临和戴光中的交往就一直继续下去了,马临到宁波,戴光中去香港,双方都会见面,吃饭。戴光中记得他曾经陪马临的二哥和马临等人,到邱隘盛垫桥去寻根:“我其实对邱隘那边也不熟,找来找去没找到马氏祖屋,就在盛垫桥上拍照留念。我还陪他们去海曙的马衙街,找‘五马故居’,马临说他小时候去过。”在寻访中,马临兄弟的故土之情溢于言表。

戴光中记得大概十多年前,北大为马临的叔叔马廉出版了相关的书籍,并召开研讨会,在天一阁千晋斋里,至今还陈列着马廉当年捐赠的宁波古城墙砖。这个在北大举办的活动,马临邀请戴光中一起参加,戴光中还在研讨会上发言,与专家交流对著名“五马”的价值解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江东小子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92 积分:121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6 10:20:4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9:57:37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qq图片20171020095253.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邱隘盛垫村的马氏,也是鄞州著名的家族之一。2008年,著名作家王旭烽在我区文史研究学者戴松岳等人的陪同下,为写作后来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作品《家国书》到盛垫村采风,寻访马氏祖居,本报记者史久阳也跟随采访。    

关于马临,王旭烽在《家国书》中写:“此时,我想起了‘一门五马’的子侄辈、香港中文大学原校长、《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者之一马临先生在《香港的前途和中国的命运》一文中表达的心声:‘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秉承中国文化和民族的传统,自不能问一己一地的权利而忽略了我们对民族文化的责任……从历史发展看,一种风气,一个新思想,常在极细微的地方开始,然后才逐渐成为沛然莫御之力量,更何况追求现代化的改革早已在中国开始。’”

这段心声,或许是马临一生为之奋斗的信念。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9238 积分:48316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10:42:52 [只看该作者]

   “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秉承中国文化和民族的传统,自不能问一己一地的权利而忽略了我们对民族文化的责任……从历史发展看,一种风气,一个新思想,常在极细微的地方开始,然后才逐渐成为沛然莫御之力量,更何况追求现代化的改革早已在中国开始。’”

 

马临先生“一门五马”,马临先生的心声令人敬佩!

谢谢戴光中老师写马临先生“一门五马”,寻觅他们的踪迹,让我们了解他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江东小子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92 积分:121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6 10:20:4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10:50:18 [只看该作者]

近来我一直在上海,与外界少有接触。昨天,忽然接到记者电话采访,才知道马临先生驾鹤西去了。
晚上,秋凉如水,大夜弥天,万籁俱寂,思绪万千——9月28日,钱谷融先生逝世。10月16日,马临先生逝世。前后不到一月,我的两位尊敬的长辈与世长辞了,心情之沉重与哀痛不可言喻!今早起来,本打算写一篇悼念文章。没想到记者的文章已经发表了,于是就此作罢。但想到最近两年疏于问候,内心仍是愧疚不已。
我自相识起,便执弟子礼,称他为“马校长”,称其夫人为“师母”。他们很喜欢这个称呼。而古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也是信奉的!可以说,我的学术道路,因为马校长而发生转折。原先我的学术设想,是为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剧人物撰写系列传记,已经完成了赵树理、胡风、巴人和翁文灏。但在写了马临父子的传记之后,就转向了宁波帮研究以及为之立传,如今小有影响。这是马校长给予我的大恩,我永远铭记在心。

马校长千古!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9238 积分:48316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11:13:37 [只看该作者]

马校长千古!戴光中老师节哀!
 
顺问秋好!安心养病!保重身体!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0764 积分:58833 威望:0 精华:32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0 21:25:46 [只看该作者]

  宁波人杰地灵,这样出色的人物真不少。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江东小子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92 积分:121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6 10:20:4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1 7:42:02 [只看该作者]

    “一门五马”是指马临先生的父辈。上世纪20年代北京著名学者,有所谓一钱(钱玄同)二周(周树人即鲁迅、周作人)三沈(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五马(马裕藻、马衡、马鉴、马太玄、马廉)的说法。马裕藻长期担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鲁迅至交;马衡长期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西泠印社社长,马鉴先后担任燕京大学国文系主任、香港大学中文系主任;马太玄稍逊;马廉则在鲁迅南下后在北大主讲《中国小说史》,对戏曲更有精深造诣,并收藏了大量戏曲古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1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162 积分:18190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21 21:52:10 [只看该作者]

 

      光中兄结识马临很幸运,但马老走得太快,不胜惋惜。我看过你赠送的《马临传》。


 回到顶部
总数 11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