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峥嵘岁月 → [原创]连长的故事

  共有56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连长的故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66 积分:1536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6/9/1 11:36:57
[原创]连长的故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7:24:11 [只看该作者]

2013年8月10日,我们一行到了八五三的场部,老连长李国忠的三女儿李春香夫妇,提前为我们在雁窝岛宾馆(八五三人称之为老宾馆)安排了住宿。当晚,在场部的一家风味煎饺餐馆,李春香夫妇为我们举行了盛大的接风酒宴。春香的丈夫叫马德建,是位非常热情、风趣的警官,曾任八五三的交警大队长,在八五三有广泛的人脉资源。他前一天特意去了一趟管局老丈人处,刚回来。李连长已八十一高龄,前二年突发脑梗中风,经二次抢救从死亡线拽了回来,但身体已大不如前。这次知道我带队组团重访八五三的消息,他兴奋过度又犯病了,着实把全家人吓得不轻,经治疗现在总算基本稳定。老连长再三叮嘱马德建;要以最高规格接待小方他们一行,一定要让我们百分之百满意,如有怠慢,拿他是问。接待我们,竟然要给女婿立下军令状,多少年养成的部队作风依然如旧。
酒宴上,小马坐在我旁边,悄悄地问我:“我老丈人是个非常张扬、骄傲的人物,一般人他真的看不上眼,眼界高得很,我看你方哥普普通通,一介书生,他为什么如此看重你?从他吩咐我的语气中我看出,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啊。”听了小马直率幽默的问话,我点点头但没有作答,因为这不好回答,而且也不是几句话可以说清的问题。小马兴趣很高,自告奋勇带着酒意给我们唱了一首《北大荒人的歌》:
第一眼看到了你,
爱的热流就涌进心底,
站在莽原上呼喊,
北大荒啊我爱你,
爱你那广袤的沃野,
…………
我知道这首歌殷秀梅唱过,彭丽媛也唱过,旋律非常优美。以后的几天,我们在八五三广场上,多次听到此歌曲的排练,他们是代表八五三去管局参加广场舞比赛的。后来我们到了管局,在管局的中心广场“雁飞塞北”标志性雕塑基座前,一群业余的歌手在电子琴的伴奏下,依然唱着这首歌和一首《芦花》,而芦花正是我们雁窝岛湿地的象征。此情此景深深感染了我,我按捺不住激动,也投身加入演唱的行列,我唱了二首歌曲:一首是《北京颂歌》,另一首是:《和你一样》,同行的回访团朋友们给我现场录了像,煞是开心。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512984208934.jpe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66 积分:1536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7:27:24 [只看该作者]

在八五三的五天时间里,小马全程陪伴着我们。在雁窝岛国家级湿地公园,小马特地租了二条游艇,让我们荡漾在辽阔的湖面上。在参观雁窝岛陈列馆时,有二张照片引起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一张是“潜水挂钩英雄”王彦友,开发雁窝岛的第一犁机务组长,而王彦友也是我连开发西大洼的机务车长,后调至五分场任副连长。另一张就是我们的李国忠连长,在茫茫的风雪中,他领着一班人行走在荒原的沼泽地上。我们纷纷拿起相机,将这些珍贵的历史性照片都拍了下来。中午,小马在雁窝岛农家乐饭店招待我们,这是一桌极其丰盛的酒宴大菜,有许多我们从未吃过的山珍野味。小马得意地告诉我们:前些日子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来雁窝岛考察,也是在我们这家饭店就餐,我们今天的菜单和那时一模一样。这是小马特意叮嘱老板和厨师长的,让我们今天也享受一下政治局常委的待遇。此消息是真是假,我也不好查验,但我们还是深深的为小马的好客和用心所感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512984294279.jpe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雁窝岛博物馆陈列馆照片,领头用手指向莽原前方的即是李国忠连长
接下来的几天,小马陪着我们游览了著名的将军山(王震将军为我场选址地),登上了波光粼粼的小清河水库,参观了八五三智能化种子催芽厂和现代化农机装备园。八五三农场高速发展的良种基地和特大型马力农机装备,给我们巨大的鼓舞,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应装备园领导邀请,我在参观纪念册上写下了"震撼与感动"五字留言,留言下是我们回访团十三人的签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512984485573.jpe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参观八五三“现代农机示范园区”时合影,右一为马德建,右三为李连长女儿李春香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66 积分:1536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7:32:29 [只看该作者]

我们准备15日上午离开八五三前往红兴隆管局,探望我们尊敬的老领导李国忠连长和孙荣指导员。14日晚上,在马德建身上又发生了一件饶有兴趣的小插曲。小马和我聊天时,自我介绍是八五三公安分局乒乓球冠军,得知我也喜欢乒乓球,非得和我比试一下,我欣然应战。在八五三公安局明亮宽敞的乒乓室里,我们开始了一场別开生面的乒乓球大赛,比赛结果我以3:0获胜,且三局比分都是11:4,把小马羞得满脸通红。当着我的面,他拿起手机给管局连襟(李连长二女儿春玲丈夫)陈岗打了电话:“方哥他们明天就上你那儿了,接待任务的接力棒交接到你手中了,这是老丈人的命令,务必完成,不得有误。”手机里清晰传来陈岗回话:“我们已经全部准备就绪,方哥他们是最尊贵的客人,你放心好了。”这就是北大荒人特有的无以复加的热情,这就是李连长一家人与知青们真挚友谊的直白。我的眼睛湿润了。
15日,我们坐大巴到了管局,陈岗、春玲夫妇早在管局的高档宾馆——隆盛大酒店备好酒席和住宿。已是中午就餐时分,但我们执意不肯先吃饭,我们早就定下先去连长家中看望我们一直牵挂的李国忠连长。
我们兴奋的到了连长家。出乎我的意外,连长由家人搀扶着,几乎无法挪动身躯,戴着一副深色的宽边墨镜。我一阵心酸,凭直觉我知道连长是刻意戴上墨镜的,他一直是一个多么逞强的人啊,他不愿意让我们看见他极其复杂的眼神。我的心灵为之震撼,我想,在平静的墨镜背面,依然有一个汹涌澎湃的内心,无奈身体??????“英雄暮年”这四字突然跃上脑海,使我无限惆怅。我们挨个和连长紧紧握手拥抱,和我拥抱的时候,连长第一句话竟是:“方(这是连长对我的昵称),何福兴,伟芬他们都走了,我很难过。”我猝不及防。何福兴是二十一连上海知青,曾任农业副连长。大批知青返城后,他担任二十一连的连长,很晚才返城调回上海,2011年刚退休,竟身患肝癌不幸去世。和我一样,何福兴是连长在二十一连关系最铁的三个知青之一,另外一人就是北京知青柳树本。那时,何福兴和柳树本几乎每天都到连长跟我住的8号宿舍混着,因此何和柳被人称为“何混子”、“柳混子”。柳树本身高马大,体格强壮,一米八十个头,是二十一连公认的第一号大力士,他可以轻松提起机务烘炉打铁用的全钢底座,底座重达数百公斤,同在机务排被人称之为“黑瞎子”的双鸭山巿知青于春荣,根本无法撼动丝毫。1974年,柳树本顶替我的名额入学清华大学水利系。当时,我以全连群众推荐第一名身份,拿到了清华大学水利系入学名单。调离的手续都已开始办了,快走的时候,二分场干部助理员老蔺突然找我谈话,告知我由于找不到合适的会计人选顶替,我不能走了,要我服从组织安排,由排名第二的柳树本顶替我名额入学。我无语,那时的政治氛围不存在任何的审诉机会或程序,一切由组织说了算,个人只是组织的依附和工具,至今我也不明白真正被顶替出局的原因。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512984690669.jpe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探望老连长李国忠
柳树本上学后,担任清华大学足球队队长。谁会想到,清华一毕业不久,竟被查出肝癌晚期,英年早逝,令人唏嘘。柳树本是汪伟芬的初恋情人,他上学走的时候,就是在我的8号宿舍,当着我的面,拿出一架银色的全金属的飞机模型,非常精致,送给汪伟芬算是爱情信物,还信誓旦旦:“只要银色的飞机不变色,我的心也永远不会变。”我和汪伟芬都去过柳树本的北京家中,实话实说,家境不太富裕,房子破烂不堪。现在我还能记得他家地址:北京海淀区兰淀厂缠脚湾69号。而汪伟芬是二十一连宁波知青,机务排开东方红的,为人随和,平时和谁都嘻嘻哈哈,一副没心没肺样子,李连长对她印象很好,总是亲热地喊她“伟芬”。返城后,汪伟芬在宁波汽车东站工作,谁知五十岁刚出头,竟也被查出肝癌晚期,三个月不到,就匆匆告别人生。她走的时候,我们宁波知青都参加了告别仪式,并为她守灵。现在连长看到了我们,又想起他们几个人来,真是让我们百感交集。多么重情重义的连长啊!
为了不让这伤感的情绪笼罩,我们拿出了送给连长的礼物,一大袋上海精美风味小吃礼盒,各种宁波干水产品,浙江新茶等等,一个个和连长欢快合影留念。这时戈培莉夫妇拿出带来送给连长的特别礼物:一台精致的数码移动音响点歌王录放机,戈培莉已经为他录制了近600首歌曲和戏曲,可以随心所欲点唱播放,对李连长目前的身体状况特别适用。李连长非常开心,而唱歌也正是李连长的一大爱好。 在连队的时候,连长歌喉不凡,清脆、悠扬,我清楚记得,他最拿手的是那首《雨过天晴》:
雨过天晴蓝格映映
山也青来水更青
毛主席号召咱们学大寨
道路越走越光明
奋发图强创大业
社员心里太阳升,太阳升
社员心里太阳升
连长口才极佳,那时连队政治学习各种会议很多,早上开工前几乎都要开早会。这是连长尽情发挥的最佳平台,从国际到国内,从连队生产到班组建设,从好人好事到歪风邪气,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怎么痛快怎么来,竭尽损人调侃之能事,说到忘情处,更是神采飞扬。由于语言犀利尖刻,甚至有些夸张,也着实得罪了一些同志。当时我们这些南方知青,初来咋到,对北方人的口才打心眼里佩服(连长是黑龙江安达人),过足了领教的瘾。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66 积分:1536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7:35:25 [只看该作者]

连长是性情中人,爱憎分明,对朋友极讲情面,同样的事情,他会区别对待,展现其灵活多变的行事风格。那是在麦收的大忙季节,我们连部的工作人员,都暂停了自己的本职业务工作,直接参加地头或晒场生产劳动。由于连续超强度劳动,我感到非常疲劳。一天,我抽空坐上到团部拉豆饼的连队马车,既到场部办点公事,又可乘机蹓跶一圈,调剂一下疲乏。谁想在团部碰到五六个本连队职工,那时交通不便,见有本连队马车,大伙就挤搭上马车赶回连队。数十袋豆饼,加上七八个人,马车高聳着煞是惹眼,摇摇晃晃到了哂场。准备卸车时,只见连长拿了把小镰刀正在晒场转悠,见这么多人在农忙季节到团部蹓跶,他顿时火冒三丈,暴风骤雨般骂开了,见谁骂谁。我印象中,周月堂、马冰茹二人被他骂得狗血喷头,满脸通红,几乎快哭了,忙不迭地检讨和自我批评。我当时还在车上,真是尴尬极了,可谓"无地自容"。连长突然抬头见到我也在车上,立时掉转头若无其事般往连部方向走去,手上仍晃荡着那把小镰刀。以后的日子里,他从未和我谈起或问起这件事,那怕在我俩单独相处时也从未点破。一经道明,我想它在我内心深处的温暖和感动可能会打些折扣,他极知道我的为人和性格。他这种知人善用的智慧和对朋友特别的人情味,不能不使人折服。这个事情我一直珍藏在我的心中,使人不敢忘怀,我也从未和任何人谈起过,今天我把它写上了,算是送给连长一件小小的礼物。
西大洼上建起了集体大宿舍,一共有十二间,每间十几人,上下铺。连长、赵锡奎副连长和我三人住唯一的一个小间,为8号宿舍。当时我是文书,刚二十出头,老赵岁数最大,已四十多了,却睡在唯一的上铺,我和连长睡在下铺。我这人懒散,起得也最晚,所以早上提着大铁桶和热水瓶打洗脸水、开水这等差事轮不到我,不是老赵就是连长。老赵勤快,扫地擦桌搞卫生十有八九是他。现在想想,我那时真的不懂事。论职务,我最低,而且很多连队文书几乎是连领导的通信员和勤务员,论年纪,我最轻,连长也有三十七八了。但那时,我真的是坐享其成,他们处处照顾我,从不指挥我干什么内务事,我那时真的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坦荡生活,心安理得,我就天生这个禀性,这些方面不会来事。我们三人在同一宿舍整整住了四年多,直到他们调离。
8号宿舍这四年多时间,是我非常自在、非常自由的时光,也是我思想上能力上不断成长的四年。连长、老赵超强的能力、超强的魄力、超强的魅力,影响我,感染我,可谓“耳濡目染”,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同吃、同住、同工作,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不但是我的领导,更是我的兄长。连长这人率真坦荡,讨厌虚伪,不亏待自己,从不做作。那时连队有不少老职工跟连长关系特好,一些老同志经常送一些饺子啊鱼啊等好吃的到8号,连长总是高兴的收下并表示感谢。连长说,不要拂了人家的好心好意,人家没有坏心,也没叫我办什么事,我一个小连叉(连长把连长说成连叉)也没啥权,避什么嫌,照吃不误。他把此类小事看成人之常情,表现得落落大方。在当时那种政治氛围极左意识下,需要极大的勇气,十分难得,也是另类。每当此时,我们三人总是一同享受,一同借光,再说我也比较馋。
晚上睡觉前那段时光,是我们三人最放松的时分。那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更没有电视,经常停电,连书都看不成,聊天吹大牛就成了主要消遣方式,我们天南地北胡侃一通,什么话都敢讲。连长喜欢传统古典小说,,《三国演义》、《水浒》更是最爱,赵子龙长板坡舍身救孤,关羽千里走单骑,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充满着英雄情结。我那时年轻记性好,和连长说起梁山一百零八将的绰号更是如数家珍,水浒中不太重要的将领绰号和事情都能说得头头是道,把老赵说得一楞一楞的。而且我那时早已看过相当多世界名著,《安娜?卡列尼娜》、《红与黑》、《静静的顿河》、《毁灭》、《斯巴达克斯》、《被开垦的处女地》等等,有时也向他们讲解,因为他们毕竟从战场上过来,那有我们青年学生有这么读书机会。
从他们身上,我也听到了许多朝鲜战场上真实的战斗故事。连长是二十七军,老赵是在三十八军,都是四野的,在朝鲜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当时分场向二十一连派了一个工作组,组长是李咸周(曾任二营副畜队指导员),组员有王尚奎(一队机务副连长,正牌大学生)、弓麟(北京知青,北京海淀区青少年乒乓球单打冠军,乒乓球技高超)。他们三人也经常到8号来。李咸周是朝鲜战场回来的转业官兵,他是二十军的。二十军属于三野,在人员数量、装备上跟四野比,有些差距。所以连长、老赵看不起他,叫他“二十熊”,说二十军在朝鲜战场上不行,伤亡惨重,常打败仗,是个熊包。因为二十军当时是驻浙江的部队,我有所了解,比较关注。听连长、老赵这样说,我不以为然,说二十军也很厉害,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就是二十军的,杨是连长,在弹尽援绝后,怀抱炸药包爆破筒冲入美军阵地,与敌同归于尽,气壮山河。京剧《沙家浜》讲的也是二十军的事,常和连长、老赵争得面红耳赤,谁也说服不了谁。我们支边时,二十军政委叫南萍,任浙江省革委会主任,副主任是空五军政委陈励耘。林彪事件发生后,陈因为是林彪线上人,而受到牵连。而二十军当时军长真的姓熊,叫熊应堂。熊应堂最出名的是因为他的二个儿子(熊紫平、熊北平),二个儿子因轮奸女青年数十名,1979年时,一个死刑,一个死缓,也算当时轰动全国的特大新闻。我看过详细报道,当时杭州有一顺口溜:“清波门上二只熊,比当年王老虎还要兇”,当时我看报道时,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奇怪想法:“连长你的嘴太厉害了,二十熊,二只熊,一字之差,竟一语成谶。”这是题外话,不必当真。应当指出的是,二十军也是战功显赫的英雄部队,我记得“硬骨头六连”好像也是二十军的,二十军至今仍然保持着集团军的番号,仍然置身我军现存的十八个集团军之列。二十军驻地现在在河南开封,不在杭州了。
正是在8号宿舍共同生活中,连长对我有了更透彻的了解,我们的感情得到了升华,所以他当年叫我给当时二十年前战友王洪文写信(详见我写的《北大荒轶事》),也就容易理解了。因为给中央高层写信,有许多不可预见性,知道人越少越好,必须是非常信任的人。连长调离二十一连后,我也经常去看他。有一次我到团部去,路过三分场(三分场部离总场只有七里路,是二十一连到总场必经之地),连长已是三分场场长(后来黄亚明也调至三分场任教导员,成为连长的搭档),他就问我:“方,还好吧?如果不好,我再给你想办法。他们(指二分场)既不用你,又不让你走,葫芦里买什么药?”我谢绝了连长的好意,因为我觉得二十一连挺好,而且当时的指导员王保糸也是我非常好的领导和朋友,我在二十一连过得很滋润,我舍不得二十一连那些知青战友和老职工,我知道我在二十一连那帮人心中的份量。我很骄傲,我去北大荒十一年,就是一个连队呆着没动过。1973年,我当了会计后仍然兼着文书,文书是我热爱的职务。我愿意永远保持我的书生本色。自在自由,海阔天空。
连长后来又重新回到二分场任场长,他和刘教导员找我谈话,想叫我担任分场宣传干事(当时宣传干事老叶调到广东,位置空出来了),我又谢绝了他的好意,因为那时返城风正盛,我也执意返回宁波了。后来也是他的老部下刘占印担任了此职,刘占印也是我的老同事,这次回访团在北京时,我也邀请了刘来聚会。刘占印从宣传干事做起,后到一分场任党委书记,后又调至红旗岺农场任党委书记。连长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怕人家讲闲话,敢用跟过他的人,跟他好的人,有福同享,有难同挡,颇具俠士风度。正因为连长的这些特点,在一些领导和同事眼中存有争议,孰是孰非,不是本文关注的焦点,只要真实客观就好。见仁见智,都不奇怪,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1972年夏天的一天,连队放假,连长没有回家,老赵回去了,他们家都在场部。何福兴、柳树本又到8号宿舍跟我俩闲聊。一个星期前,我的一双半靴防滑鞋放在8号宿舍窗台上晾着,稀里糊涂就没了。此防滑靴是我父亲特意从宁波邮来,因为西大洼潮湿沼泽地多,穿半靴防滑鞋非常舒服,是黑色回力牌的,那时算是比较高档的鞋了。他们三人为我破案,提了很多线索和怀疑对象,又一一否定,最后连长说了一些特别的迹象,怀疑老赵拿去了,给他大儿子穿了,越说越像,疑点越来越多,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是他拿去了。“偷小方东西,太不仗义了”,连长非常气憤。怎么办呢?他又不会承认,鞋子也不可能再送回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连长说:“今晚我们去偷他家鸡,惩罚他一下,又能改善我们伙食。”当晚十一点多,我们四人骑着自行车,带着一个旧麻袋(装鸡用)从西大洼出发(西大洼到场部三十里路),十二点半样子到了老赵家。我们从篱笆墙跳进去,摸到鸡窝,开始抓鸡。他家鸡窝很大,有三四十个鸡鸭鹅,这些鸡鸭鹅见生人乱摸乱抓,大叫起来,尤其是鹅,叫声很大,半夜听了非常骇人,把我们搞得措手不及。“撤!”连长果断下了命令,回到连队已快三点了。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成功的“偷窃行径”,至今回想也觉十分荒唐。一个连长带着三个部下去偷副连长鸡,只有那个年代才有可能发生的事,也只有连长这样性格的人,一般的领导干部决不可能。可见连长的真性情。我想如果我们冤枉了老赵,那真的很对不起他,毕竟没有过硬的证据,只是一些迹象。写到这里我想到了一个有名的段子,那是说有怎样共同经历的人才算铁哥们:“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前二句是说有战友、荒友的共同经历,后二句是说共同要做过一些坏事,联想我们的偷鸡经历,我不禁哑然失笑。
连长的领导行事风格还有一个有趣的特点,就是“抗上”,不唯上,不盲从。他当连长的时候,跟营部关系搞得很紧张,那时人、财、物所有的调拨权集中在营部。连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独立经济核算单位,没有自己的开户银行,我记得营部多次从二十一连调人调物,或干预连队具体经营事项,连长总是讨价还价,或据理力争,或顶着不办。孙荣指导员也和连长一个腔调,目的都是为了维护连队的切身利益。但连长的“抗上”有他的套路,有他的独到之处,那就是我对抗你营部,但和团部关系非常好。当时现役军人袁树魁团长、张广全政委隔三岔五坐军用吉普车来我连视察,那时绿色的军用吉普极少,煞是威风。那个人高马大、肥头大耳的袁团长,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说话一字一顿,调门很高,气场十足。有次连长和我闲聊,说袁团长在大会上大骂一分场一姓田连长:“妈的,你这个田大炮,搞邪门,放邪炮!”非常解气。因为当时很多领导干部以各种手段,或封官许愿,或威逼利诱,奸汚女知青,影响极坏,中央专门发了21号文件来整肃纲纪,抢毙和判处了一批干部,包括兵团一些现役军人。我八五三农场也有这些败类干部,通过整治,保护了女知青切身利益。
连长不搞事必躬亲,厌恶疲劳战,懂得放权。他经常和我说,人不可能全才,放点权怕什么,人家比你还干得好,只有傻子才什么事都自己做,累得够呛,费力不讨好。那怕在麦收秋收大会战最紧张时刻,他也只是拎个小镰刀,到地头转悠一番,割它半小时大豆,做做样子,然后就到其他地方转悠去了。这是一种洒脱,也是一种大气,更是一种能力。我记得我当上文书才半年多光景,连长有一天和我说:“以后全体知青的探亲假安排你来搞,你编一个计划,谁走谁不走,什么时候走,你来平衡协调,计划搞好后,让我看一下。”这种作法我估计別说在二分场,就是全总场来看,也极为罕见。要知道探亲假事关知青切身利益,有些领导巴不得把这权紧紧握在自己手里,会让一个小文书来参与管理乃至决策吗?相比之下,我感觉非常幸运,因为我摊上了一个开明又高明的领导。
我们在连长家的探望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要告别了。告别的时分,总有淡淡的忧伤,我们一个个和连长深情告别,恋恋不舍。在和我告别的时候,连长又说了一句:“我现在不能走动了,连挪一步都很困难?????”声音微弱而哽咽,充满着无助。我黙然,我找不到合适的话去安慰这位我十分敬重的老领导和兄长。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我只能紧紧握住他的手而久久不动。他依然戴着墨镜,我看不见他的眼神,他的泪痕。谁都无法战胜时间,那怕他再有鲜明的个性。几十年过去了,我们重访北大荒一年也过去了,今天我终于拿起笔来,用我的真实,我的眼光,来写这我和连长那不同寻常的故事。我的内心仍然有那久久的余温。它不曾消退,也不会消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512984858139.jpe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与连队八十八岁老铁兵及其老伴(左二)合影,左一、右一为戈培莉夫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4733 积分:25498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7:42:55 [只看该作者]

老连长是性情中人 ,我的方兄又何尝不是性情中人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0772 积分:58873 威望:0 精华:32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8:07:11 [只看该作者]

    “接待我们,竟然要给女婿立下军令状,多少年养成的部队作风依然如旧。”---北方人豪爽好客,真诚感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广鸟
  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270 积分:21625 威望:0 精华:69 注册:2015/8/31 9:4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8:41:04 [只看该作者]

北方人豪爽、真情,性情中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383 积分:2628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20:48:16 [只看该作者]

北方人豪爽现,目,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一粒米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47 积分:2056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7/1/17 21:50: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20:56:13 [只看该作者]

  说得动人情深恋恋

  七八年底我也去过八五三农场探望老兵卢进他是我三叔现一家都返回老家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小草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51 积分:3408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7/10/4 10:21: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21:38:31 [只看该作者]

好文章!方向老师的文笔了得
赞!!!


 回到顶部
总数 13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