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峥嵘岁月 → [原创] 说 柴

  共有40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说 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0772 积分:58873 威望:0 精华:32 注册:2015/8/20 11:41:35
[原创] 说 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7:47:46 [只看该作者]

                                              前 言  
      全身心看护着母亲,除了写一些陪护她的心得体会,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写点东西了,今天忽然想写一点我的过去,就从“柴”说起吧。(今天11月30日把陆续写成的这些琐谈整合在一起)
                                

                                             说 柴(10月19日)
      周一大姐来我家,说起我们小时候捡煤渣的往事,把我那沉寂已久的思绪勾了起来。
      京剧《红灯记》中有一句唱词是“提篮小卖,拾煤渣……”当年听到这一句唱词时才十五六岁,心里就想,我们捡煤渣时说不定比小铁梅还小。那时候我跟着姐姐、邻居到北郊路口宁波电厂或是别的用煤烧锅炉的厂家旁边去捡煤渣,每当捡到尚好的煤渣就兴高采烈,每当把这些尚黑的煤渣放到我家小小的煤球炉,看着它烧起来,红起来,心里也会热起来――我为我们这穷家也出了力了呀。所以,我很小就对煤有了一些基本知识,知道了好烧的“蛋壳煤”和看似不错却烧不起来的“石煤”。
      民间把柴作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醤醋茶的首位,可见柴的地位很高,很重要。虽然小时候认为米更重要,但柴的重要性给我的印象也是十分深刻的。记得我家有一只鞋墩子,就是可以用来把新鞋弄松一些、钉鞋掌、修鞋的那种,上面有一个弯曲的铁件,底下是木头的。父亲竟然隔三差五的把那木头底盘劈下一点用来生煤球炉子,弄得那只底盘越来越小,勉强支撑着上面的铁件,可见我家的柴荒曾经是何等严重。这些是在宁波时的记忆。

 下乡当农民后,对柴的记忆就更多了。
  我下乡的地方离宁波不远,是宁绍平原的原慈溪今余姚地界,历史上这里一直是鱼米之乡,但是我们下乡那年月,那个地方也很穷、很苦,这里就只说柴之苦吧。
  下乡的地方是半山区,按说烧的柴不会是问题,但偏偏也有问题。山上有柴,因为这山是集体的,所以谁也不能随便砍。而我插队的那个生产队只有一点点用来种番茹、马玲薯的山地,没有柴山,平时烧的柴主要是稻草。可是,因为穷,长一点的稻草农民们要用来打草包,短一点的稻草则被用来摇草绳,都拿去换钱,以填补饥肠,以贴补家用。这样,烧的柴就常常短缺。于是,农家的孩子一有空就去山上捡枯枝扫残叶,扒松毛丝。田间秋收结束后也会有人到稻田扒草绒(秋收后稻草收走后会有散落的小叶子)。
  我因为单身生活,既不打草包,也没摇草绳,生产队分给的稻草倒是烧不完,只是因为江南多雨,草蓬又太小,所以这用来烧饭做菜的柴火常常弄湿受潮点不着,烧饭的难处至今记忆犹新。
  记忆犹新的还有:农民判柴山和掘灰夹泥的经历。
  先说这判柴山的经历。前面说过,我们生产队只有一点点用来种番茹、马玲薯的山地,没有一点点柴山,而里山的农民则是山多田少,所以就有了没柴山的农民花钱到里山判柴山的经济交往。

 1969年底,晚稻收起来了,农闲了,生产队的几家农户联手,把一座山的柴通过议价包下来,然后上山去把这些柴都砍下来,按各自所得算出柴的总量,计算出这座柴山实际砍来多少柴,再把“包银”的成本分摊了,各自拿着这些柴作为劳动所得。因为各自砍下来的柴有多有少,这就牵涉到吃亏便宜的问题,生产队的农民也很有头脑,把刚下乡的我、这个与当地农民没有亲疏关系的人“聘为”计量员,所以我知道当地有判柴山的经济活动。
  这柴比稻草的“烧场”要好得多,可是农民是不舍得用来烧饭做菜的,他们要把这些柴卖到“城里头”去换来日常生活必需的买油盐醤醋、孩子缴学费、买毛巾肥皂等日用品的费用。
      前面说过,我下乡的地方是原慈溪今余姚,这个地方离原慈溪县的县城慈城较近,农民习惯把老县城称为“城里头”,虽然行政区划变化后慈城已不再是慈溪县的县城,但上千年的文化积淀使他们的生活习俗和民间交往都仍然以慈城为中心,连他们的方言也与慈城话一样,与余姚话差异却很大。农民们把这些柴挑到“城里头”去卖,换来宝贵的现金,或买点针头线脑,或扯一块布料买一双鞋子。但是这样的劳动所得却也被当作资本主义来打击,人民公社的干部们多次对这样的卖柴队伍、卖柴船进行拦截,弄得农民这么一条生财之道一度也走不通,干群关系剑拔孥张,农民怨声载道。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一笔带过。
      掘灰夹泥的经历仅有一次,却也值得一书。
      大概是1972年吧,农民们柴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了,穷则思变,不知是谁发明了灰夹泥之路。犹如雨后春笋,几乎是一夜间,这里家家户户都用风箱拉着烧起了灰夹泥。根据后来发掘的河姆渡文化显示,同为河姆渡区域的我的下乡之处地下有一层灰夹泥,它的形成与煤炭应该是同一个原理,只是煤炭的前身是树木,而灰夹泥的前身大概是芦苇茅草吧。
      我们生产队选择了一块高地(这是聪明之举,灰夹泥掘出后这地就低了,可以变为水田),按照每户的工分总值计算出每户的可分面积,由各户自行挖掘。我分得了靠近田塍的狭长的一“流”地。掘下去后,居然这灰夹泥还挺厚的,费了不少劲掘起来,挑到“家”门口,当时黑呼呼的也有挺大的一堆。可是,这东西我又不烧,卖掉却没有销路,怎么办?天长日久,日晒雨淋,原先挺大的一堆“煤”越来越低,越来越少了。大约有半年多了吧,别的生产队的一位富农的儿子帮我销了出去,好像是卖到了宁波的一家工厂,可见当年也有工厂为了解决紧俏的煤炭缺口用上了这个灰夹泥。忘了卖了多少钱,反正是只花了力气,白拿一样的,当时感觉挺好的。
 
      柴的往事就记述到这里,关于柴的体会倒还有一些。
      以前,由于燃料问题没有解决,城里的居民用煤球为主,农民用柴草为主,那时候农村到处都有封山育林的标语口号,但山林却总不见繁茂起来,据老农所说,主要受损害的还是大炼钢铁年代,大树几乎都被砍了。而后来由于贫穷,农村几乎连柴末也烧光了。以后,由于这一带的农村家家户户用上了液化气、天然气,这里的山林就越来越茂盛起来了。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4733 积分:25498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8:03:34 [只看该作者]

觉民兄说柴内容多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512950322305.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山人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437 积分:10314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5/8/20 20:10:2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9:31:41 [只看该作者]

很亲切的煤球风炉,20多年没用了。用它烧开水最理想了。小时候我也检过煤渣,挑过水,小卖没做过。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47 积分:4601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1 14:28: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2:34:47 [只看该作者]

      听觉民说柴,我也想起平生唯一的一件关于“柴”的往事:   

   

     在内蒙古兵团,我们烧炕的“柴”就是捡来的牛粪。后来有一次连里运来一些正宗的黑煤,我和几个宁波兵立马去抢了一些。因为烧煤的时候,我们还按照平日烧牛粪那样,结果火苗串起来通过铁皮烟囱烧灼了芦苇顶棚。。。幸亏我们及时爬到顶棚里,把火给破灭了。否则即使呜呼了,连烈士都不能算。。。想想,多心酸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同一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侠 帖子:234 积分:1940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7/10/11 18:19:3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2:35:53 [只看该作者]

娓娓道来那段计划经济下的农村生活用的柴火。耐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君平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15 积分:2015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10/11 16:20: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5:45:17 [只看该作者]

    "父亲竟然隔三差五的把那木头底盘劈下一点用来生煤球炉子,弄得那只底盘越来越小,勉强支撑着上面的铁件"。真幽默,再没烧的话就要烧“脚骨”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小草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51 积分:3408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7/10/4 10:21: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7:05:26 [只看该作者]

说起柴!小时候没有去捡柴火之类的事,但看了觉民老师的一文后让我想起了在黑龙江的岁月;记得那是六九年苐一年的冬季!不知为什么我们知青点却没有烧炕的柴火垛!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女人六人只好商议每天两个人一班负责去搞柴火。
外面的是大雪纷飞的黑夜,怕当地的村民知道又不敢用手电,就这样摸黑深一脚浅一脚的去村民的柴火垛去偷!当时的情形是很惨的,可怜的我们手指冻的就如要掉了一样!还心慌西西的怕弄柴的声音会惊醒柴火垛的主人家。后来待过年时回姚把这些告诉了母亲后,在以后的几年我都是五月中旬去黑到十月份就回余姚!因为母亲不忍心总会写信叫我早早回姚,省受那柴火之苦。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广鸟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270 积分:21625 威望:0 精华:69 注册:2015/8/31 9:4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8:27:12 [只看该作者]

    19691010日,俺从家里出发,到遥远的黑龙江桦南插队务农。从宁波火车站启航时,每人还是衬衫一件,天气还热得很那,可四天后,到了桦南,这可是一下子跳进了冬天时光。

 分配进入知青点后,有一农民为我们知青做饭,那时根本没啥感觉,反正收工归来有现成饭好吃,等一月后,做饭的大爷被我们辞退后,问题一下子来了。首先是没烧的了,我们插队的屯子,没有山林,生产队穷,也没有烧煤,全是烧长茅草,这长茅草是每年8月份下大甸子去打好,过冬时拉马车去运回的。我们知青到达生产队的时节,早已过了打长茅草的季节,无草可打,而生产队再也不管知青的“闲事”了。没烧的了,饭还是要吃的,我们把知青点内能烧的家具全烧没了,最后沦为鼓上蚤,天天晚上出去偷草,真的吃的是“夜饭”,有时没草,一天只吃“夜饭”一顿,这哪是人过的生活?

 从离家出走,我总共用过黑龙江的大灶、灯煤炉、电炉、酒精灯、煤球炉、煤饼炉、煤气灶(钢瓶)、管道煤气、光波炉、微波炉、电磁炉,这都是与柴有关的,主要能烧饭烧菜。看起来,民以食为天,没有柴,什么都干不成,当然,现在的条件好了,有电就行,有煤气就行,可老知青用柴,就是那么一步步过来的,一只炉子一只炉子过来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一粒米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47 积分:2056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7/1/17 21:50: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19:46:30 [只看该作者]

  谈到柴小时我也拾渣和碎铁换钱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9261 积分:48441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11 20:49:55 [只看该作者]

   我也捡过煤渣烧过灰夹泥。也在72年爸不在我们身边,我们离割早稻20多天,家里只10把稻草、10几斤米,一家四人要度过20多天,等新早稻草、新早稻米照顾预分来,才能度过难关。

 

   于是,我把米平均分成20多堆,一天只能吃一堆米;把10把稻草,打成20多对草结团,每天用一对;再把家里草间、猪间草绒草灰都集中起来也分成20多堆,每天用一堆。

 

   就是:每天一堆米放进粥瓶,粥瓶旁围一对草结团,草结团上撒好草绒草灰,然盖上热火灰。就这样度过缺柴少米的20多天时间。永生难忘!!


 回到顶部
总数 12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