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知青联谊 → [原创]寻 找 战 友——八五三宁波知青十八人纪事

  共有62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寻 找 战 友——八五三宁波知青十八人纪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4 积分:657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6/9/1 11:36:57
[原创]寻 找 战 友——八五三宁波知青十八人纪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8:16:24 [只看该作者]

  2013年5月30日晚上,我们八五三农场二分场二十一连全体宁波知青,相约来到巿中心天一广场“清源茶馆”相聚,以纪念宁波知青奔赴北大荒八五三农场四十四周年,我们是 1969年5月31日第二批从宁波出发的(第一批5月17日),弹指一挥间,已快半个世纪,着实吓人。

  我们十八个宁波知青,先是分到团部工程三连.工程三连是一个以基建、制瓦为主体的连队。我们七个男生、十一位女生,来自不同的四个中学:九中、女中、十五中、东恩中学,十八人之间原先大都并不认识,凭着宁波人特有的乡土味,很快熟悉起来了。1969年冬天快来临的时候,不知是谁的提议,我们相约来到团部照相馆,郑重地照一张十八人合照,十八人分成三排,以五、六、七先后人数为序,照片很大,为十八寸,这大概是当时团部照相馆最大尺寸的照片。我们每人都穿戴上从宁波来时统一发放的厚厚的棉衣棉帽,棉衣又肥又大,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笨拙和臃肿,但不失年轻和英武。多年以后,我还时不时调侃我们的棉衣:“宁波号称为红帮裁缝的发源地(中国第一套西服即为宁波人制作)但宁波人真的不会做棉衣,肥大笨重,你看看佳木斯、双鴨山知青,他们的棉衣又轻巧又合身。”可谓耿耿于怀。这张大合照当时我们都邮寄了一张给家中,家里人凭这张照片认识了其他人,各家之间也互相联系,经常走动。前几年北京知青姜雨村、张伟、郑明光三人为筹备出书南下上海、宁波时,我向他们三位隆重推荐此照片,并被釆纳,在《八五三记忆》书及《历程》光牒中光荣亮相。

 寻 找 战 友X后排左四为应九皋,左六为方伟堂。

  1970年4月,我们十八人中的六位(黄赛娥、陈姣英、黄燕飞、施亚明、俞菊娣、潘新一)女生,被留在工程营,分到工程八队开推土机, 其余十二人(七男五女)随大部队浩浩荡荡开发西大洼,创建二营二十一连——新的农业连队,但我们的友谊从未中断。她们六位经常到西大洼上来看望我们,象走亲戚一样,西大洼就象她们的娘家,我们到团部去也经常看她们,有一次我和李信龙到团部去,天黑了,又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回不来了,就投宿在她们那里,女生们把自己的床铺(前屋大炕)让给我俩睡,她们自己挤到后屋。睡在女生的床铺上,感到怪怪的,但内心还是滿感激她们的,甚至有点儿甜蜜。在这次“清源茶馆”的聚会上,我发现十八位战友已不整齐,返城后汪伟芬、俞菊娣相继患上癌症,不幸过早离去,令人非常痛惜。戈培莉、黄赛娥已定居上海,这次有事不能前来,但戈培莉在电脑上多次和我互发邮件,详细询问聚会情况,十分向往。同时我们也増加了两位,一位是王素珍,也是宁波知青,先分到工程营石灰厂,后调入我二十一连任卫生员。另一位是李长瑞,他是双鸭山知青、陈佩星的丈夫,正宗宁波女婿,来宁波已有三十多年,他一直在二十一连机务排工作,很聪明,是个技术好手。感到特别遗憾的是应九皋,这次聚会仍未露面,1979年返城后他和其他战友从未见面,孤身一人,不知行踪。1982年一次在路上,我曾经和他相遇,但匆匆一別,因为当时大家都没有手机,宅电也没有,仅知道家庭地址。他家住在孝闻街十九号,后来我也到他居住的地方去找过他,无奈老墙门早已拆迁改造,已建成二十多层的文昌大酒店,从此断了音讯。这次会上大伙又谈到应九皋,三十多年过去了,仍不见消息,非常牵挂。应九皋在连队时,一直在农工班工作,长期在生产第一线,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沉默寡言,闷头抽烟。虽然他平时不爱说话,但有时说出话来倒也十分犀利,出人意料,甚至会叫你措手不及,不好回应,所以我们内部送了他一个绰号“右派”,意指他言语上的风格。现在想想这个“右派”绰号,挺不尊重人的,当然今天来看,其实右派大都是社会精英,文化人知识分子,从绰号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历史变迁的痕迹。除了宁波知青内部这个绰号之外,他还有一个外号叫“老九”,全连地球人都知道:一是他名字中有个“九”字,正好拿来;二是那个年代现代京剧很红,《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深入座山鵰匪巢,排在八大金刚之后曰“老九”,“老九不能走”,这句台词家喻户晓,就象现在有些网络流行语一般。在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简单说了一通话,表示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九皋,以圆战友们大团圆之梦。回到家里巳是九点多了,我拿起书来,但脑子里还在思考如何找到九皋,一个战友无缘无故失散三十几年,心里还是满不安的。突然一个念头上来,我喜欢打乒乓球,参加了好几家俱乐部,有一帮打球的球友,其中不少是公安警官,“有困难,找公安”,现在公安人口管理技术手段非常先进,于是我当即给江东公安分局牛连军警官发了一个短信,请求帮助找人,并附上九皋有关讯息资料。31日上午,喜讯来了,牛警官给我来电:找到了!九皋目前居住在宁波江北孔浦,并给我发来详细地址电话。我连声道谢。中午时分,我一个电话过去,通了,对方是个女性,第一句就问我:“你是啥人?找谁?”我脱口道:“我是方伟堂,这是应九皋家吗?”谁知她一听,大声说:“你是方伟堂?我知道,我知道,九皋快来听。”我颇为惊奇,她怎么知道我名字,接通九皋电话,听了那熟悉而又稍稍改变的声音,心情都非常激动,从电话中才知道,刚才他们一家正在吃中饭,在饭桌上正在议论北大荒八五三的事,也提到了我的名字(后来九皋说宁波人有句俗语:“白天不能说人,晚间不能说鬼,”意指一说就会出现,非常灵)。原来是几天前的一个晚上(5月26日),他们一家在收看宁波电视台“宁波新闻”时,无意中看到了报道八五三农场、《八五三记忆》宁波首发式消息,竟看到了我的身影,他喜出望外,连忙向她妻子介绍:“那个方伟堂是我战友,我们一个连队的。”三十多年未见的荒友,竟在电视上意外看见,勾起了他沉睡几十年的回忆,就象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小石子,激起了层层涟漪,所以这些天他家一直充斥着八五三的话题。但和九皋交谈下去,我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原来九皋一直有严重"三高症",四年前突然脑梗中风,并留下后遗症,行走不便,下楼需要妻子照应。放下电话,我决意过些天去探望他。

  6月10日下午,我和孙孝和、李信龙三人一行相约来到九皋家中,他和妻子热情把我们迎进屋里,三十几年未见,变化还是很大,如果我们在街上相遇,一下子还不好认,恐怕要失之交臂。九皋的右手已经变形,无法伸直,右脚也步履蹒跚,只能拖着地慢慢移。见面后,我们都十分兴奋,热情握手,坐下来茶一泡好就聊起来了。十八位宁波知青的情况他逐一询问,我们一一作答,其他各地知青中他印象深的也不时发问,我们也聊到了许多老领导、老职工的近况,对一些已离世的知青和老职工,九皋都非常震惊和惋惜,这些消息对他来说都是首次听到,他失去联系三十多年了,完全没有这方面消息渠道。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把一些储存的知青活动剪影和知青近影,拿给他看,令他唏嘘不已。

  在连队九皋不苟言谈,却喜爱唱歌,有一副天生好嗓子,浑厚深沉,极富感染力,我记得他最喜欢的歌有两首,经常唱,一首是《跟着共产党走》。这是一首解放初期歌曲,曲调非常优美,九皋曾给我说起过,这首歌是他母亲教给他的,他母亲非常喜爱歌曲和戏剧,这在解放初期的劳动女性中不多见,所以我印象很深。通过九皋,我也学会了这歌,且一直未忘,说话间,我就轻轻哼唱起来:“你是灯塔,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掌握着前进的方向,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力量,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悠扬的歌声,在应九皋小小的三十八平米的屋子里飘荡,李信龙和孙孝和挺佩服我唱歌的好记性。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喜爱,所以记得。九皋最喜欢的另一首歌是《等待出航》,这首歌我也十分喜爱,至今我还能全段完唱,这是二十世纪60年代初电影《赤峰号》插曲,词作者为八一电影制片厂著名导演严寄洲,他同时也是该影片导演,词曲都特别棒,非常抒情,意境辽阔、激越,令人陶醉。银色的月光,映照着无边的海洋,勇敢的水兵,焦急地等待着出航,到那水天相连的远方,去打击敌人保卫国防,啊,威武的舰队,啊,人民的海军,我们骄傲地航行在海上,保卫祖国神圣的海疆。

  需要提及的是,在2013年4月20日北京召开的八省市八五三荒友联谊会暨《八五三记忆》首发式文艺会演节目中,这首歌也蓦然出现,表演者为二分场三队北京知青张希平、张小平、葛继梅、陈新根,手风琴伴奏张颖。我有幸也参加了北京首发式,会场里我轻轻应和着他们的节律,欣赏了他们的演奏。

  应九皋他喜欢抽烟,是个老枪,聊天中他开心的说起那时的连队小卖部,“迎春”烟每包二角八分,“哈尔滨”烟三角一包,返城后烟瘾未减,一天二包,四年前中风后为了健康,才下定决心彻底戒掉了,我们都表示支持。在交谈中,老九还告诉我们一些特别的细节,让我们深深的为之感动。他说5月26日晚,他照常打开电视看宁波新闻,突然出现北大荒八五三及《八五三记忆》首发式报道,进而看到记者对方丽华(原一分场副教导员)和我的采访,他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就拿出手机,对着电视上镜头连连拍摄,想保存下来慢慢品味。说着他就拿出手机给我看,看着他手机上拍的那些画面,我真的好感动,这是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发的举动,也是发自内心的牵挂和柔情。说真的,我想象不到他会这样做。更新奇的还在后头,第二天(27日),他因自己无法行走,特意交待叮嘱女儿应虹(大学毕业已工作了)一定要到宁波书城(宁波最大新华书店所在地)替他去买《八五三记忆》这套书,以解他相思之苦。要知道九皋他不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几乎从不买书看,对这种反常的举动,我除了感动剩下的还是感动。女儿兴冲冲第二天赶到宁波书城,却被告知此书暂时还没有上架,此消息令他们全家都非常沮丧。5月31日中午全家吃饭时,九皋在饭桌上又提到了八五三及荒友的事,正在此时,我的电话打进去了,于是就出现了前面提到的戏剧性的一幕,断了三十四年的线又接上了。九皋是个普通的兵团战士,普通的农工,在连队很多人眼里,他不管闲事,为人老实,甚至有点木讷、淡漠,当时他连入团申请书都懒得写,入团入党评先进这些事和他不沾边。这样性格的人,在他与知青荒友失散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竟有了如此丰富、细腻的情感涌流。其实世上并没有淡漠的人,只是未触及到他的内心,八五三是他的第二故乡,他在那里整整待了十年;知青荒友是他兄弟姐妹,睡的是一个铺,吃的是一锅饭,所有这一切他都珍藏在内心。也许平时他无从流露,某一个时刻,某一件事,勾起了他的心弦,他就会尽情地迸发……离开九皋家的时候,我们三人把《八五三记忆》这套书赠送给了他,这是小小的却是挺有意义的礼物,九皋欣然接纳,我们十八人的宁波知青中,九皋这个那么长时间里曾经独飞的孤雁,又汇到了浩大的宁波知青的群雁之中了,我们很高兴,我们也祝福他,我们会一起健康、快乐的飞翔。

                          刊登于《八五三记忆·宁波篇》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4 积分:657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8:17: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05k08fugy6nqt9c9fu8e&690.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后排左四为应九皋,左六为方伟堂。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654 积分:15254 威望:0 精华:35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10:54:54 [只看该作者]

 

      这张照片真不错,英姿勃勃,青春永远是美好的。前两天,一位北京的大学同学来看我,说起来也是八五三的,他是佳木斯知青,名叫黄河涛,想必方向认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7061 积分:36841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12:44:41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黑白间在2017/4/18 10:54:54的发言:

 

      这张照片真不错,英姿勃勃,青春永远是美好的。

           很珍贵的照片,更珍贵的是兄妹式的感情,祝八五三知青朋友健康、快乐、长寿、幸福!

 

           谢谢方向老师战友间深厚友情的记载,令人感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4 积分:657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13:34:22 [只看该作者]

非常感谢黑白间、森花二位战友的留言互动。黑白间并提到了黄河涛前些天宁波之行,河涛在第二天又特意给我介绍了你的有关情况和你手机,我告知了河涛,我们虽未见过面,但互相是知晓的,我见过黑白间不少文字、文章。我的一些习作的发表,经常得到森花老师的互动鼓励,一并致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句章樵隐
  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句章樵隐 荣誉
等级:版主 帖子:5850 积分:32488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5/8/20 14:00: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17:06:20 [只看该作者]

阔别卅年重欢聚,当年倩影尚无恙,可喜可贺!欢迎应九皋参与天一知青网的大家庭中来和众兄妹笑谈当年知青梦!!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2979 积分:1642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22:22:49 [只看该作者]

好文章!加精。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4 积分:657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9 17:09:30 [只看该作者]

谢谢句章樵隐的经常互动,谢谢迟明一直的支持、鼓励,加精。谢谢觉民的大力帮助。谢谢我很多并不熟悉的朋友们的阅读和鼓励。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654 积分:15254 威望:0 精华:35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9 18:08:49 [只看该作者]

 

    方向好,现在除了见面,都了解了,有机会见上一面,期待。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1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9574 积分:5210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9 19:06:46 [只看该作者]

  知青中如应九皋那样的不少,如不是偶然从电视中看到相关报道,也许他(们)依然置身知青文化圈子之外。

 回到顶部
总数 12 1 2 下一页